Skip to main content

生存的齒輪 - Mouse on the keys


當音樂真正解構了歌詞,本質地自我演繹,令情感被無文字符號引領下,進行未知的領域,神聖的臨在,彷若在一刻鐘屬於當下。

聽流行歌曲失去驚喜,實在感失去了靈魂,尤其香港人長期處於憂慮及焦急狀態下,能夠邂逅音樂的時間,只有幾分鐘的時間。倘若在急促的城市,終於有時間可安靜心靈,Mouse on the keys(下面簡稱MOTK)或許能給你感覺的節拍。

MOTK的音樂,只有琴鍵與鼓聲,以及含混營造出來的聲效,似乎是自由放任的演繹,卻原來是精密計算的編曲,以描述人心的爵士音樂、古典的氛圍感覺、以配合搖滾節拍,描繪音樂東京城市的日與夜。至於,概念方面,MOTK以藝術與哲學演奏見稱。每次演出,總是以影像、衣著及音樂結合,反映他們眼中的東京生活,那種崇洋文化與美式快餐,從而產生本土身分危機。

其實,在二戰後的大國發展太快,放棄保存一些古老文化,對於日本,他們放棄了武士道精神,盲目擁抱發展主義,直到今天明知核電已經失效,甚式對人類與一切都會構成嚴重威脅,但人類仍選擇透支未來資源,創造了自我末日。難怪聽著MOTK的大碟《An Anxious Object》,音樂雖然飄散著空虛感,但有著說不出的實在,因終於有人以音樂說出謊言背後的真相。

我尤其喜歡由德希德作品《Specters of Marx》以創作的歌曲《Spectre De Mouse》,描繪打工仔懶洋洋起身上班,以及最後一首歌曲《Soil》,以豐富色士風勾畫東京的夜生活,多元混濁,紛擾妖豔,只有盡情享樂,最後成為工作機械下的亡魂。

日復日,返工後玩樂,玩樂後又上班,直到死亡一刻的來臨,原來你沒有好好真正的活過。


這是否同樣香港的寫照呢?


在此想起了一段聖經經文,「作工的人在自己的勞碌上得到甚麼益處呢?我看 神給予世人的擔子,是要他們為此煩惱。他使萬事各按其時,成為美好;他又把永恆的意識放在人的心裡;雖然這樣,人還是不能察覺 神自始至終的作為。」

當時間被分秒構成下,我選擇忘記時間,讓心思意念被後搖滾顛覆,完全地練習學做一個人。

今個月20號,Mouse on the keys來港,你真的不可能再錯過!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Bitetone樂評:大象體操(Elephant Gym)-《平衡》(2013)

川秋沙吹萬後,我又有多一隊後搖滾的樂評,呵呵呵!好彩BiteTone編輯們,不嫌棄小弟的文筆及對音樂才疏學淺的知識,hehehehehe!


初聽大象體操(Elephant Gym)的《平衡》EP,還以為是日系數字後搖滾作品,皆因自己接觸的台系後搖滾,大部分較潛藏感情,編曲多是傾向一步步推進,最後就所有樂器來一次爆破。可能是受著另一隊台系後搖甜梅號(Sugar Plum Ferry)影響,以為大象體操都是類似的作品,真是大錯特錯了!差不多十八分鐘的EP,一閃即逝。如果不知道樂隊背景,還以為是另一隊日系搖滾呢! 編曲透徹爽快、簡單直接、不花巧,樂器亦只有結他、低音結他與一套鼓,卻能譜出吸引耳朵的音樂,而大象體操最特殊的地方,就是女低音結他,完全打破了傳統對低音結他只是單調地襯托樂隊音域的理解,反而成了樂團的靈魂。鼓手亦不再是伴奏拍子,可以在不同空間,塑造自己在音樂上的節拍。至於結他,更加顛覆,當低音結他搶過來時,結他聲卻精準地,在低音結他身上再創造其他可能性。其實太多樂器堆砌的樂章,往往令我們忘記音樂的原真性,有時愈是簡單的音樂,愈是需要花點心思,出來的效果,已足夠大放異彩。 第一首<Finger>的快速低音結他彈奏直入心扉,不拖拉,簡單直接。之後的<深洋風景>,你以為同樣的快速急勁,卻原來是數字搖滾系的抒情歌曲,徐徐將歌曲意境,入侵聽者腦海,歌詞裡對自然的描述,似乎這正是後搖的浪漫,讓你沉迷下去。不過,幾分鐘的感觸後,<一起跳舞>又讓你回到爽快節奏,一步步將你從後搖滾情感深淵,重新回到爽快的節奏起跑線上,低音結他再次泛起了獨有作為,讓你迎接<銀河>作為後搖滾爆破的總結樂章。唯一可惜的是,十八分鐘的EP實在「不夠喉」,被大象體操的音樂,打進了心扉後,竟出現了心洞,一個填不滿的平衡,心跳似乎漏了數下拍子。 為了尋回失落的心跳聲,在網上瀏覽樂團資料,才發覺結他手與低音結他手,原來是兩兄妹,而且他們的母親亦是一位鋼琴老師,自幼讓他們接觸不同古典樂器,打好基礎,及後在青春歲月中,爆發了搖滾血液。如果他們繼續玩下去,相信好快會有更高的成就,而為了填補自我內心的空洞感,八月的台北野台開唱,我決定親自去看他們的現場演出,真正感受現場的大象體操。 - 細 mike 推介歌曲: 銀河 (轉載自:BiteTone)

香港音樂魂在哪裡?
(號外2016年十一月稿)

文:文化九公
究竟香港音樂是甚麼呢?

適逢落筆之際得知美國民謠搖滾詩人Bob Dylan拿了今屆諾貝爾文學獎後,網上議論紛紛。有音樂評論家喜見歌詞創作終被重視,也有人認為音樂根本不是文學作品。總之一句到尾,Bob Dylan極其量只是音樂人,不是甚麼大文豪。但精緻細膩的歌詞怎不算是文學創作呢?歌詞的靈魂可以來自填詞人的人生閱歷、對人性感情的觀察、亦是對周遭事物的反思與覺悟等等。或許這次Bob Dylan拿了諾貝爾文學獎後,大家聽音樂時會更留意歌詞及了解當中的意境。
英國研究搖滾樂的社會學家Simon Frith曾經談到,「沒有歌詞的音樂難以讓人記得,而樂迷記得歌詞乃是源自歌曲配合了旋律與節奏。」然而沒有歌詞的純音樂,同樣亦有其非筆墨形容到的魔力,如古典樂大多以優美旋律見稱,那我們又如何賞析沒有歌詞的音樂呢?舉一個較偏門的例子,冰島天團Sigur Rós不少歌曲都是以自創語言「Hopelandic」創作,雖然你我聽不明白歌詞,但大部分人仍會覺得好聽,更有原本打算自殺的樂迷聽畢Sigur Rós音樂後放棄自殺念頭。那聽不懂歌詞的音樂,何以喚起樂迷活著的勇氣呢?也許是Sigur Rós音樂上編排的起承轉合,道出了樂迷說不出的人生嘆息,甚或音樂徐徐彈奏出當時社會鬱悶的氣氛。

那麼有詞或無詞的香港音樂,可否反映我們這一代的香港人的心態呢?

究竟是音樂有詞來得高唱入魂,尤其廣東歌詞令你感到親切、抑或純音樂能勾起非筆墨形容到世代情緒呢?香港音樂稍被批評只有愛情,而你選擇愛上香港獨立音樂是否只想突出個人音樂品味及與眾不同呢?誠然,你情有獨鍾流行音樂又好、喜歡個性突出的獨立音樂亦行,不妨先想想「音樂」本身究竟是甚麼一回事,大概明白自己對音樂有一套想法後,或許你好自然想知道香港音樂應該是甚麼樣子呢?
透過工作上策劃本地獨立音樂會及閒時書寫主觀樂評,我希望在追尋過程中探討甚麼是「香港音樂」。或許在青春狂飆歲月追索甚麼是「香港音樂」的旅程中,自己渴求尋找對香港的歸屬感及身分認同,尤其是此時此刻,熟悉的街道、標誌性的香港建築物及普遍的本地文化藝術,好似都愈來愈與心目中的香港離得好遠。大概更精準的說法是,藉著尋索香港音樂,我想找回香港是我家的靈魂。假若在漫長的音樂之旅,我最終找到甚麼叫做「香港音樂」,他日海外的朋友問我香港有甚麼特色時,除了方便快捷的八達通卡外,我也可以好自豪說,香港音樂好正,不…

香港音樂系列(9) 詩興民謠 - 專訪獨立音樂人Serrini

專載自小弟的工作網站:藝術推廣新聞頻道
【文:文化九公/圖片提供:Serrini 民謠音樂,是一種風格以簡單直接的彈奏,分享草根階層掙扎求存,以及生活日常瑣事的音樂。簡單來說民謠可以是民間歷史記錄,當你品嚐歌詞後,自然可感受到當時他們的生活文化及當中的民間智慧。 原來民謠是這樣子一般認為民謠音樂的盛行來自美國大蕭條時候,但原來民謠音樂文化的土壤可追溯到殖民航海時代。歐洲強國的民謠及非洲民族音樂,是藉著買賣奴隸及轉售商品飄洋過海進到美國大眾社會。故此,美國的民謠音樂亦同時包攬了不同民族的音樂特色,所以可算得上是「混血兒」民謠音樂。而大部分的民謠歌詞,內容都涉及社會時事、描述人情世故及一些基本的做人處世的態度,所以可以稱得上是普羅大眾的音樂。因此你不需要成為專業音樂人,純粹簡單彈奏就可以讓你在民謠音域中釋放置放於鄉村與大城市的鬱悶心靈。 自從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後,收音機、電台與電視還沒有普及以前,悲情寫實的民謠歌詞正好慰藉日漸受工業化影響的美國大眾的鬱悶情緒。直到二次大戰生靈塗炭,人民渴望過簡單富足的生活,不少美國唱片公司紛紛錄製民謠唱片,電台亦不斷播放有關歌曲,讓悠然自在的音律韻味安撫大眾戰後的創傷心靈。後來民謠音樂的發展,大部分歌詞亦放棄了說教式的哀傷悲情音調,而是集中唱出生活可以自在本性的個人風格。
作為現代民謠音樂之父 Jimmy Rodgers,他的全盛時間處身於美國經濟下滑得最厲害的時代。他的不少作品伴隨著那一代草根階層的憂傷心靈。其中一首最令人深刻的歌曲《Daddy and Home》,描述了父親將他一手養大,雖然父親本身學識不多,但其漂泊鐵路工作令他大開眼界,刺激了他的歌曲內容不少是反映貧困百姓的心聲。



另一位被譽為人民民謠歌手Woody Guthrie,同樣是一生流浪漂泊,經歷生命的磨練後創作了差不多一千多首的歌曲。當中不少歌曲反映他對資本家壓榨勞動階層的憤怒。這是其中一首較出名的歌曲,《This Land is your Land》。



70年代Barbara Mandrell主唱的歌曲《I was country when country wasn’t cooll》,似乎慢慢擺脫民謠味道,開始進入大眾主流音樂當中。




其實到了現在民謠還沒有消逝,其中來自美國的民謠組合The Lumineers,一樣以簡單直接的編曲與歌詞彈出民謠靈魂。



2013年橫掃不少獎項的英國民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