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4

香港音樂系列 (10) 唯美後搖滾 - 專訪樂評人黃津珏

文章轉載自小弟的工作網站:藝術推廣新聞頻道 【文:文化九公/圖片來源:互聯網聽音樂就像經歷人生旅程,總有一個成長階段,欲速則不達。當你人生漸漸老練起來,流行音樂如像TVB電視劇,起承轉合已經在你計算之內,死氣沉沉的狀況令你開始尋找聆聽不同的音樂類型。歌手音樂亦令你產生厭倦,正歌與副歌已經成為公式化音樂,而你亦需要有適切的音樂扶持行走人生路,那麼唯美的後搖滾可否打開你的心靈天窗呢? 後搖滾的結構記得自己首次接觸後搖滾音樂,就是本地後搖滾樂隊Fragile的歌曲,其冰冷碎片式的音樂氛圍令到筆者嘆為觀止。於是今次音樂專題找來本地後搖滾Fragile的結他手,同時亦是Hidden Agenda負責人的黃津珏,看看可否簡單解釋甚麼是後搖滾,「當你可以融會貫通傳統搖滾樂的格式後,開始不想重蹈覆轍,即是Anything but音樂應該可以ongoing。而最多人認識的殿堂後搖滾,如Mogwai及Explosion in the sky,大部分都是純樂器彈奏、節奏亦是重複性及較簡約為主,這大概是最正統後搖滾的特色。但後搖滾亦有一定困難,就是太容易玩,皆因後搖滾樂隊不需要主音,簡單加上一個reverb並不斷重複同一個riff,總之就是在搖滾樂上加一點新元素,你就可以算是後搖滾樂隊了。」 如是者,後搖滾似乎不太有特色可言,這或許可參照英國音樂歷史學家Simon Reynolds曾經在音樂雜誌《The Wire》的說法,「後搖滾音樂以非傳統搖滾方式(non-rock ways)彈奏,多數以結他作主要樂器,並在電子科技的技術幫助下,不斷深究著重美學上的音色與音樂上的層次質感,而不像傳統搖滾般依賴旋律、即興獨奏及和弦為主軸演奏。」無論如何,後搖滾音樂就是透過音樂講故事,所以大部分的後搖滾歌曲都沒有主音, 而且加上電子離合器及合成器的幫助下,音色可以變幻莫測,層次可以更豐富、更可作實驗性嘗試,一切就是要拆解傳統搖滾樂並重組所有聲音成為音樂。
如果從沒有接觸後搖滾,不如先淺嘗Mogwai的音樂,最少在筆者文字以外,你可以感覺到甚麼是後搖滾的氣氛。



另一隊Explosion in the Sky的現場演出,可讓你嘗試感受到後搖滾的簡約主義。


後搖滾的風向所以後搖滾會以非搖滾樂樂器、電子儀器、民族樂器以及敲打復古器皿作為追求唯美音色的工具創作後搖滾音樂。當然任何可以發聲的東西,後搖滾樂隊都會嘗試將之融入樂隊…

俄國「異類」音樂

轉載自小弟工作網站:藝術推廣新聞頻道
【文:文化九公/圖片來源:互聯網】 筆者自問偏愛北歐的後搖滾音樂,對於同樣置身極寒之地的俄國音樂從來不太留意,但今年在俄羅斯索契(Sochi)舉行的冬季奧運會,大眾的眼光竟然凝視著奧運精神與同性戀的親密關係。事情的來龍去脈在於俄羅斯政府在2013年通過了性別宣傳法,就是禁止任何人士及機構以任何方式宣傳「非傳統的男女關係」,當中被廣泛認為是反同性戀惡法。不少當地同志團體趁著今年冬季奧運會吸引國內外的媒體注意,紛紛透過不同渠道表達不滿性別宣傳法,更遊說當中贊助商公開反對反同志法律。未知事件將如何發展下去,但這不禁使筆者聯想起兩隊蜚聲國際的俄國音樂先鋒,就是性感越軌的流行電子音樂組合t.A.T.u和俄國本土抗爭龐克樂隊Pussy Riot。 根據奧林匹克憲章其中的內容指出,「運動是與生俱來的人權。每個人應有機會參與運動,並在經由沒有任何形式歧視,及注重友誼、團結與公平競爭為基礎的奧林匹克精神共識下從事運動。」這或許是俄國法律與奧林匹克精神的尷尬張力,即使俄國政府承諾會讓所有外國選手、嘉賓與觀眾不會因為性取向遭到不合理的對待,但性禁忌往往是勾起情感的最強催化劑。就在冬季奧運會揭幕典禮中,主辦單位邀請了以挑戰性禁忌聞名的俄國流行音樂組合t.A.T.u作表演嘉賓,不過在同一天亦有多名支持同性戀的俄國人士被補。最後,挑戰性禁忌的音樂組合只成為了冬季奧運會的娛樂環節,但真正的恐同世界仍然存在,反而另一隊龐克樂隊Pussy Riot乾淨利落,表裡一致,用歌曲顛覆了整個俄羅斯的政權體系。
t.A.T.u.最廣為人知的歌曲〈All The Things She Said〉



2012年t.A.T.u為了宣傳十週年記念專輯,終於在組合解散後再次公開接受媒體訪問,亦可能埋下了再重組演出的可能。



找不到她們當日在冬季奧運會的演出,但如果你真的好想收看,YouTube有「神聖」的終極指引。


以上圖片來自互聯網,Google在冬季奧運會期間設計該圖,藉以表示支持同志平權,似乎在暗示俄羅斯沒有承繼奧運會精神。
雖然後來t.A.T.u.承認舞台上的親熱及模仿同性戀行為,只是商業上的宣傳策略,用來吸引觀眾眼球及製造娛樂性話題,但無論如何t.A.T.u仍算是第一隊俄國揚威國際的音樂組合,其經典級地位仍然不被動搖。畢竟她們自小已經受到古典樂的訓練與薰陶,加上曾經是合唱團成員,唱功能…

諸神黃昏後的音樂 - 淺談冰島音樂

轉載自小弟工作網站:藝術推廣新聞頻道
【文:文化九公/圖片來源:互聯網 長期與世隔絕的冰島小國,塑造了冷豔神秘的音樂言語從來不賣帳,生活與品味自成獨特風格,這種多愁善感的音樂氛圍,卻令人的內心感到似曾相識。即使大部分冰島音樂輕柔兼帶來沉默寡言,但當你一不留心讓冰島音樂鑽進耳摸,腦袋瞬間會被這神聖的一刻觸動起來,感覺就像讓你回到大自然的懷抱。假若不是全球金融海嘯令冰島國家宣佈破產,被遺忘的冰封國度可能永遠被人忽略。但看來慘痛的破產迷霧並沒有阻礙嚴寒的創意,冰島音樂還是在音樂裡獨佔鰲頭。 誠然,若你細聽歌曲,冰島語的歌詞令一般人摸不著頭腦,有時樂隊與音樂人還會創造新語彙,但不明所以的歌詞卻顯得十分親密。或許習慣了城市化的骯髒與偽善,銅臭味的利益蠶食人類的純潔心靈,而冰島系的音樂正好提供淨化作用,藉著他們出於污泥而不染的淒美音色,再次喚醒人心靈久違了的美善。 冰島音樂的特別之處 為何這個細小的國家可以在音樂界上人材輩出?這個可以從冰島文化與社會結構中觀察而得。從冰島小國可令不同信仰者和平共處,社會的包容度面向不同性別人士,甚至曾經出現全球第一個女性主導的政黨。這裡的人口相當稀少以致沒有駐守軍隊以及犯罪率極低,所以冰島差不多是全球最安全的國家。冰島人民亦有多重身分,一早起身如常工作,與你我在大城市生活中一樣,不過分別在於朝九晚五後,一放工即在冰島大小舞台上化身成音樂人,陶醉地享受音樂帶來的自由。在生活絲毫不用憂慮的情況下,音樂深深流入冰島人的血液當中,自由自在創作喜歡的音樂。 筆者是同意的,冰島音樂是怪誕的實驗音樂。雖然音樂類型不是五花八門,歌詞只是裝飾音以及態度亦有點懶散,不過冰島音樂的神怪奇特,已經成為現代音樂值得研究的對象。人們如此喜愛冰島音樂,這可能歸因於城市化生活的盲目--盲目追求錢財身外物,盲目崇尚生活奢侈品,盲目於高速的城市化發展…以致人們遺忘了人類與大自然的緊密關係,就是冰島音樂予人的大自然感覺,讓我們可以洗滌心靈,像湧泉般滋潤枯乾疲乏的身驅。對筆者而言,冰島音樂是喚醒純潔靈魂的荒漠甘泉。
冰島天團級Sigur Rós與另一位冰島詩歌音樂人Steindór Andersen,曾經以冰島詩歌作為概念EP出碟,世上只有1000隻發行。


冰島音樂的根源像不同文化的根源一樣,冰島的詩歌(Rímur)是文化傳承的至寶。相傳留得下來的最早的冰島詩歌音樂,可追溯到十四世紀,題材與…

《重頭再來,可以不做基督徒嗎》

心術不正,做甚麼也不會成功。這是我一路而來的堅持。沒有信念,與行屍走肉分別不大。夜晚睡不著,腦袋總會想不如放棄做一個基督徒,但做人的簡單信念總是揮之不去。真誠與擇善固執,從來都是人的基本信仰。
因為基督教信仰,我放棄了在大學選擇修讀令生活安定的學科,竟然選修了甚麼批判性的文化研究。亦是如此,生活指數與年歲需要的,比例愈來愈不成正常。也因為對信仰的認真,我讀了兩個不為進修增值的神學碩士,換來的只是心靈的富足。穩定收入與享受生活,從來都只會出現在甜蜜的夢鄉。亦因為自己對信仰的堅持所相信的真理,當面得罪了教會權貴,換來的是今天孤身走我路,基本上就是你得失了你專業的在位者,注定了你食不了教會飯,被迫放逐到你需要轉行,另謀高就。
自問對得住天地,搖滾至死的態度,生活如何差勁,尚且可以偷生。只是講出真相,我有錯嗎?可能吧!但我落得如此悲慘下場,值得嗎?如果時光倒流,我會選擇這樣人生嗎?或許我仍會選擇這種愚蠢的決定。睡不著的晚上經常降臨,我好想好好整理內心的苦毒。
其實我可順服教會內一切掌權者,但見到與真理背道而馳的謬論,那些甚麼好大喜功的建堂計劃,原來只是建立你個人王國。那些霸佔在道德高地的牧人,與你討論甚麼信仰原則,其實只是想有安逸生活,再不想有甚麼生命突破,騙了你的人生上半場後,給你看穿他們偽裝的良心,一旦你醒過來,最心痛是愛身邊人愛得太遲了。
落得如此田地,我想唯一要說句對不起,只會向著養育自己的父母及愛惜我的女友。原本可以讀好書改善生活,但就是自己的偏執臭脾性,到了如今仍令父母與女友擔心生活開支。固然我明白上帝會提供你生活所需,甚麼不要為憂慮明天,但我始終是一個人,擔心也是人之常情吧!有時,我想向天咆哮,上帝祈求你放過我吧,我只想平凡過活!
有閱讀小弟的信仰歷程的朋友,你當然知道我在說甚麼。假如你是滿腔熱血,想認真做基督徒甚至選讀神學,我勸你好好想清楚吧!認識真理是一件極度痛苦的事情,不是人人可以撐得起。其實基督教信仰如何理性批判及擁有眾多感人見證,去到最後都是講一個「信」字。
回首過往的信仰道路,有感恩的、也有後悔的。既然如此,回不了頭我只好捉緊信心,一步一步憑心前行。假若有一天我真的放棄信仰,但的做人的基本良知仍然會堅持!
2014年,剩下的生命可能擁有愈少,責任卻愈來愈大,但請諸君不要放棄做人的原則,祝大家新一年快樂,懷著感恩的心珍惜身邊人,不要盲目相信任何榨盡…

香港音樂系列(9) 詩興民謠 - 專訪獨立音樂人Serrini

專載自小弟的工作網站:藝術推廣新聞頻道
【文:文化九公/圖片提供:Serrini 民謠音樂,是一種風格以簡單直接的彈奏,分享草根階層掙扎求存,以及生活日常瑣事的音樂。簡單來說民謠可以是民間歷史記錄,當你品嚐歌詞後,自然可感受到當時他們的生活文化及當中的民間智慧。 原來民謠是這樣子一般認為民謠音樂的盛行來自美國大蕭條時候,但原來民謠音樂文化的土壤可追溯到殖民航海時代。歐洲強國的民謠及非洲民族音樂,是藉著買賣奴隸及轉售商品飄洋過海進到美國大眾社會。故此,美國的民謠音樂亦同時包攬了不同民族的音樂特色,所以可算得上是「混血兒」民謠音樂。而大部分的民謠歌詞,內容都涉及社會時事、描述人情世故及一些基本的做人處世的態度,所以可以稱得上是普羅大眾的音樂。因此你不需要成為專業音樂人,純粹簡單彈奏就可以讓你在民謠音域中釋放置放於鄉村與大城市的鬱悶心靈。 自從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後,收音機、電台與電視還沒有普及以前,悲情寫實的民謠歌詞正好慰藉日漸受工業化影響的美國大眾的鬱悶情緒。直到二次大戰生靈塗炭,人民渴望過簡單富足的生活,不少美國唱片公司紛紛錄製民謠唱片,電台亦不斷播放有關歌曲,讓悠然自在的音律韻味安撫大眾戰後的創傷心靈。後來民謠音樂的發展,大部分歌詞亦放棄了說教式的哀傷悲情音調,而是集中唱出生活可以自在本性的個人風格。
作為現代民謠音樂之父 Jimmy Rodgers,他的全盛時間處身於美國經濟下滑得最厲害的時代。他的不少作品伴隨著那一代草根階層的憂傷心靈。其中一首最令人深刻的歌曲《Daddy and Home》,描述了父親將他一手養大,雖然父親本身學識不多,但其漂泊鐵路工作令他大開眼界,刺激了他的歌曲內容不少是反映貧困百姓的心聲。



另一位被譽為人民民謠歌手Woody Guthrie,同樣是一生流浪漂泊,經歷生命的磨練後創作了差不多一千多首的歌曲。當中不少歌曲反映他對資本家壓榨勞動階層的憤怒。這是其中一首較出名的歌曲,《This Land is your Land》。



70年代Barbara Mandrell主唱的歌曲《I was country when country wasn’t cooll》,似乎慢慢擺脫民謠味道,開始進入大眾主流音樂當中。




其實到了現在民謠還沒有消逝,其中來自美國的民謠組合The Lumineers,一樣以簡單直接的編曲與歌詞彈出民謠靈魂。



2013年橫掃不少獎項的英國民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