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4

主觀樂評(5):Woodywoody樂團

轉載自工作的藝頻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互聯網】 剛剛過去的一星期,參加了香港城市大學舉辦了一場音樂會的關係,筆者有幸聽到一隊不錯的台灣樂團 – WoodyWoody樂團。當他們上台表演時,還以為是嚴謹的古典演繹,正打算調整自己聽搖滾樂的心情,準備接受古典氣氛時,但他們兩個人、兩把木結他,二重奏譜出輕鬆和諧的細膩音樂,民謠的音質作為感覺的基調,貼近生活與冒險的情感旋律,在主調中釀造一些Fingering style,令我心情即時大放輕鬆。 純粹雙木結他的獨奏,美國與日本亦有更出色的音樂人,但在WoodyWoody樂團的明快爽朗的音樂層次中,筆者聽出弦外之音的搖滾熱血,似乎在用心編曲後,打開了筆者聽音樂的耳朵。當晚用心聆聽他們的熱情,流行與獨立音樂的標籤應該全不適用,而且更有樂迷們大喊Encore,看來沒有主唱的雙結他獨奏,深深地融化了當晚的音樂會,直接感動了樂迷。 大概是音樂背後,樂迷被純美精緻的結他聲喚醒,衝破了近日香港社會的悶氣,讓筆者在淡雅中步向死亡的城市,找回生命中一點陽光,好好生活。結果當他們演奏完第三首後,筆者已經急不及待買下他們的專輯。 有興趣的,大家可以看看以下的視頻,其中一個是他們在台北地鐵快閃演出,應該是藉著演出回應今年五月台灣地鐵的隨機殺人案件呢。 專輯歌曲推介: 《海洋的擁抱》、《在路上》、《湛藍海岸》


「莫以上帝之名,美化己之愚昧」-回應所謂的信義宗神學院教授何善斌

圖片來自互聯網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香港教會大小事都不太理會。人生有限,時間與青春亦一去不返,太沒有公共性的東西,就不想浪費人生。但如果不是網友在Facebook分享這篇「莫以他者之惡,美化己之不義」的文章,並稍稍閱讀過後,發覺不論是釋經及邏輯上完全錯漏不出,更加是出自信義宗神學院助理教授的手筆。除了想高呼「有冇搞錯」外,亦慨嘆香港神學的學術性,怎可以容忍此等劣質文章獻世。
本來打算認真回應,但太認真回應只會浪費理性細胞,抽水的工作可以讓陳到KO你。至於小弟就決定逐段回應就算,以免阻礙我日理萬機的工作。

//「近來觀乎基督徒的關社文章,不是指摘政府,就是指摘某些議員,卻鮮有對自己爭取公義的手段是否侮辱別人,或所發的言詞是否惡毒,作反省檢視,更很少公允地提到與他立場不利的事實。這一邊廂,罵政府不應設圍欄,卻對早陣子起哄破壞公物的暴力緘默;那一邊廂,罵議員拉布搞事,卻不提政府漠視廢除功能組別的民意......
這又如何呢?難道神只要求我們發聲,卻不看重我們怎樣發聲?上帝豈不更著重我們對不義的回應,是否符合祂的義?」//
答:教會不是地上代表上帝嗎?為甚麼為民發聲變成有害呢?如果對方與你理性討論,當然可以坐下慢慢傾。而家根本睬你都多餘,行政霸道!至於惡毒的言語,當然是情緒的發洩吧!不要與我盲目擁抱理性,將理性推向極致,就是不理性的開始,人應該有感情的。
另外,這位教授要談論基督徒關社文章偏頗,就請你舉出例子,不要胡亂猜測。至於基督徒如何符合衪的義發聲,請你畀下提議,不要以為不斷反問就以為自己有智慧。沒有具體建議,就請你不要書寫這些飛機文。

//「你們聽見有話說︰耶穌與弱勢同行;只是福音書告訴我們,耶穌同時呼召弱勢(如妓女)與強勢(如法利賽人)的人悔改,都跟隨祂而行,祂在前,我們在後。若拒絕福音的,即使是弱勢窮人,也會被定罪(例如窮鄉僻壤的拿撒勒鄉親)。在耶穌眼中,沒有受壓迫與壓迫者之分,只有自以為康健與肯認受罪惡壓制的兩者之分(可二17)。」//
答:這一段完全不知道作者用意。如果是人類都知道福音拯救全世界的人啦!不明白這一段與甚麼基督徒如何符合衪的義發聲有何關係,九唔八搭!
//你們聽見有話說︰公民抗命是實踐社會公義的恰當行動,迫使政府採納(不單是聆聽)民意。只是主耶穌告訴我們:「不要與惡人作對。有人打你的右臉,連左臉也轉過來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裡衣,連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強…

After Live: 流行天后孫燕姿

孫燕姿,是真正的流行音樂天后!

原本只是抱著見識天后的心態,但真正過現場後,我完全被她吸引過來。流行歌曲唱得好聽、跳舞歌亦得、電音迷幻唱歌一樣可以、rock歌同情歌就不用多說吧!整個演唱會,我想我比起真正的歌迷更瘋狂,我完全被她的歌聲攝著了,心完全被她征服!

小弟一路以來,總是對流行音樂有點避諱;尤其流行音樂過份的公式化,每首歌曲都是一式一樣,驚喜全無!只是小弟喜歡音樂,而聽音樂的領域必須廣闊,所以無論幾討厭流行音樂都必須接觸。就算不好聽,也要說出當中的不好聽的原因呢!

但去過聽孫燕姿演唱會後,頓時解構我對流行音樂的迷思。大概真正的音樂流行性,不是一般大眾化及容易入耳就算數,反而是音樂人能否駕馭所有音樂類型,亦同樣可以演繹到自己的個性與風格,這才是真正的流行。

新媒體與音樂(3):Music streaming service

轉載自藝頻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互聯網
“If we understand the revolutionary transformations caused by new media, we can anticipate and control them; But if we continue in our self-induced subliminal trance, we will be their slaves.” ––Marshall McLuhan, a Canadian philosopher of Communication theory and a public intellectual.
在智能手機人手一部的年代,下載一個音樂apps實在輕鬆又方便,而音樂串流服務(Music streaming service)的皇者Spotify自然是樂迷們的最愛。但早幾天筆者瀏覽Digital music news時,赫然發現Spotify已經擁有一千多萬月供用戶,卻仍然是蝕本生意,可想而知音樂人還有多少利潤可分。另一邊廂,蘋果與Google正蠢蠢欲動,分別與Beats Music及Songza的音樂串流技術合作,希望在這個音樂串流市場分一杯羹。 為了追求一份音樂的實在感,有些樂迷會購買唱片甚至是經典黑膠。只是大部分樂迷資金有限,亦不能擁有全世界所有專輯。所以音樂串流技術的發展,亦有助樂迷用心聆聽後,再購買個人心水專輯作私人珍藏。但太方便聆聽音樂是否一件好事呢?想深一層,音樂太方便可能是正在步入自殺的開始。

聽音樂的品格除了最廣為人知的Radiohead不滿Spotify外,還有經典民謠歌手Bob Dylan,重金屬老大哥Metallica及藝術迷幻搖滾的Pink Floyd也不為所動。究竟是甚麼原因令方便樂迷聽音樂的技術如此令音樂人討厭? 無可否認,音樂串流服務已經佔據了音樂消費模式。不過大家細想一下,只要樂迷訂購了該服務,每個月只需花上幾十元港幣就可以無限聆聽,購買專輯的意欲自然減少,甚麼最新專輯都可以即時下載,根本不會花時間購買專輯。當然多一個音樂平台,固然令更前衛及非主流的音樂有更多曝光機會。但其實不用引述甚麼數據,只要以常識細想,音樂串流服務變相令音樂人收入減少,獨立廠牌旗下的音樂人就可能更淒涼。

唱片舖剩下的價值誠然,音樂串流技術在互聯網的推波助…

有人寫字: 冰島音樂的冰豔

轉載自有人寫字
對於筆者而言,冰島音樂不只帶有治癒作用,而且更加是在我開始質疑信仰時,冰島音樂給予我上神聖的肯定。如果不是冰島天后Björk及後搖滾樂隊Sigur Rós「征服了世界」,相信冰島音樂應該仍在冰封狀態。雖然冰島音樂的歌詞從來不需要聽眾,大部份歌曲都是冰島文,甚至有一些樂隊更自創新詞彙唱歌,但冰島音樂好親切,像是天堂的天使音樂,醫治了我被信仰群體放逐的傷口。 最早期的冰島音樂,可追溯到十四世紀的詩歌傳統,就是將生活的點滴以音樂抒發出來。由於不少古代冰島詩詞音樂,都是以清唱為主,絲毫不受外界文化的影響下,專心一意地保存自己的音樂傳統。直到十七世紀後,歐洲的宮殿跳舞文化及基督教音樂文化,帶來對冰島音樂的新刺激,但清唱仍然是冰島音樂的重要元素。或許冰島國度天氣寒冷,冰島人民都喜歡沉默寡言,但一有音樂就冰山劈開,清唱自己過癮以慰藉冰寒的空洞心靈。 這一種冰豔音樂不只塑造冰島音樂的獨特性,一不小心讓音樂探進耳朵,就讓筆者感到聖者的同在,就像德國神學家田立克(Paul Tillich)突然受到天啟的醒覺一樣。當在打仗的前線放假回到家鄉休息,在閒逛藝術博物館時欣賞到一幅畫作《聖母聖嬰與頌讚天使》(Madonna with Child and Singing Angels),神聖臨在的感覺突然浮現。藝術純真的唯美感,打開田立克對人性絕望的盲點,再次重新想像盼望的來源,原來就是聖嬰的降生。 Madonna with Child and Singing Angels, Sandro Botticelli, c. 1477
當小弟在澳洲大學畢業,渴望扎根在香港的家鄉,將自己所學的貢獻出來,最後找到一間基督教機構服事。原本打算在那裡服事一生,但因經常言語出位,總喜歡「愛是不保留」說實話,當然最後就是得罪了教會領袖,被迫請辭。 失業失戀同一時間發生,那段最困難的日子裡,關上房門聆聽冰島音樂。其中冰島天團Sigur Rós的一首”Hoppipolla”,乃是筆者經常重複播放。儘管聽不明白歌詞,但對我而言,這首歌曲就是方言祈禱。當語言也表達不到內心的苦痛,方言祈禱就像倔強的冰島詩詞,我清唱所以我存在,哪管信仰群體的偽善,最重要是保持內心的純潔。這樣才算是熱血的信仰,對嗎? (原文刊於《時代論壇》「不是青蔥」專欄。)

香港音樂系列 (21) 港式算術民謠 – 專訪雞蛋蒸肉餅

轉載自藝頻 【文:文化九公 / 圖:由受訪者提供】
讀者們如有留意刊於《三角志》內的音樂文章,應該對數字搖滾/算術搖滾(Math-Rock)不太陌生(筆者訪問過本地樂隊話梅鹿,和他們討論在不同樂器彈奏的不同節拍下,如何創造出停頓與狂飆的音樂空間),而這類音樂的特色,在於彼此之間精密的配合,才能創造出優美華麗的後搖滾音樂。但今次訪問的全女班「雞蛋蒸肉餅」,樂團名字本身已經有點「爆漿瀨尿牛丸」的感覺,雖然同樣流露著算術編曲的味道,而且不再是游離主音的歌聲。樂器與人聲,一樣能創造音樂,加上民謠的詩意抒情,她們創造出來的音樂風格,又會是如何的獨一無二?
由笑話開始風格迥異的算術民謠,還以為她們有全面的計算,但原來是誤打誤撞之下糅合出來的。「雞蛋蒸肉餅的前身,其實是我們想組一隊本土『搞Gag』樂隊,屬純粹即興性質,沒有任何長遠的計畫。只是為了參加一次草民音樂節吧,需要有一個臨時的樂團名字,加上成員本身喜歡鹹蛋蒸肉餅,又想有一點與眾不同,所以便順理成章叫做雞蛋蒸肉餅。不過可能樂團名字有點模稜兩可,有時出show還會被誤會叫做『土魷蒸肉餅』,有一次更離譜被叫做『乾炒牛河』呢。」說到這裡,筆者與樂團成員不禁捧腹大笑。 既然是玩票心態,便沒有太大包袱,一切隨心而行,何以後來又認真起來呢?「其實最初組成雞蛋蒸肉餅,除了為著參加草民音樂節外,也有試著創作原創歌曲,後來到了新結他手Soni、舊結他手Hei Hei轉做打鼓及低音結他手YY加入後,變成慢慢開始認真創作起來。至於決定以民謠風格作為音樂根基,是因為大家都較喜歡民族樂,而且初時創作一些口水歌如《我只係想食火鍋》後,發覺自己不是那種『GaG味靈魂』的人,所以中間都經過一段尋找樂團方向的過程。結果有一次誤打誤撞Free Jam談笑風生時,我們忽發奇想將民謠音樂風格配合算術編曲,Math-Folk出來的感覺既新鮮又有型,最後便成為了回不了頭的音樂風格了。」樂團成員彼此補充說。 大概每一隊樂團都經歷過自我風格的摸索期,最初三五知己聚合一起遊戲人間,後來突然石破天驚找到了一致性的方向,變成屬於自己的藝術。雞蛋蒸肉餅似乎做到了,而且更加是地球上非常稀有的音樂風格。 如果各位想感受一下算術民謠,Burn it Down相信可作為一首入門歌曲。此歌曲啟發自同性戀受社會壓力下,有感而發的創作。其中歌詞This is What the Beeble Say,原…

主觀樂評(4):鍾氏兄弟《極》

轉載自小弟工作的藝頻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互聯網】 充滿話題性的《極》專輯,由《時代的顛覆者》打響了大家的耳朵,廣東話入詞的香港原創爵士樂實屬罕有作品,想必是吸引眾人注意,彷彿是我們渴望已久的香港專輯。只要你是香港人,關心香港大小事,自然會用心聆聽此專輯。 其實坊間已有不少《極》專輯的樂評,再重覆寫「靚聲」發燒大碟的老調,似乎都沒有甚麼意思。只是何解《極》專輯帶來了香港音樂泛起了小旋風呢?大概是香港人太渴望一張「落地」的香港專輯。回到八九十年代的香港音樂盛況,不論是流行與獨立音樂總是彼此豐富。但近幾年的香港音樂,流行音樂似乎被樂迷淘汰。大部分樂迷不是轉投歐美音樂的懷抱,就是自己發掘香港獨立音樂的音韻。難得《極》專輯細察香港現況,以音樂作為反映時代灰暗,為城市唱出中環價值已經失衡,喚醒樂迷反思城市獨特品味與個人靈性良知,才是光復城市活潑性的出路。如何再重新想像城市的出路,一切由《瑪門》作為序幕。 
一開始《瑪門》的弦樂突入,感覺醒神,配合了嘻哈節拍,衝破了鍾氏兄弟一路而來藍調爵士樂的基調。雖然過往《行公義好憐憫》的歌曲也有類似的Rap,但的確只有《瑪門》這首歌曲,可以帶到嘻哈音樂味道,這應該算是鍾氏兄弟的成功新嘗試,唯獨Rapper與主音看來不太吻合,好像有點格格不入;但實驗性的嘗試仍值得細聽,尤其是音樂氣氛塑造了追求金錢慾望的魔魅感,結果我們成了錢幣奴隸也不自覺。


《麻醉式快樂》是一首鬼馬歌曲,音樂感亦較俏皮,像是指桑罵槐一些以快樂劑麻醉自己內心世界的城市人,令筆者感到過癮得來亦帶點唏噓,原來有時我們情願假裝睡覺,也不願意自己找尋真相。在《高速鐵路》歌曲中,再次回到藍調氣氛,還帶點許冠傑廣東口語化歌詞的味道。在一貫藍調音樂風格中,躍動了城市味道及亦較耐聽。筆者尤其喜歡一開始由城市noise沙聲回到studio清晰錄音中的變奏,感覺輕鬆亦煥然一新。


至於《時代的顛覆者》絕對是專輯主打歌曲,但卻不是筆者的口味,畢竟民謠結他太過平淡,突顯不出《時代顛覆者》歌詞的震撼力。倘若要筆者選擇音樂風格,可能以搖滾樂的熱血爆唱,更能描繪出顛覆的重生力量。



去到了《說不出的未來》並聽著夏韶聲的歌聲與結他,即使好用力去耐心細聽,但筆者實在提不起勁,數十秒後立即跳去了聽下一首《光復精緻》。為甚麼要咁「極端地」選擇罷聽呢?始終筆者對夏韶聲曾經為建制派站台及獻唱,實在不能苟同。筆者認為一個忠於…

香港音樂系列 (20) - 拆散音樂@ Mo-Men-T

轉載自小弟工作的藝頻
【文:文化九公 / 圖:由受訪者及山寨音樂提供】 一般人習慣聽音樂,總是由欣賞歌詞先入手,然後再聆聽當中的旋律與編曲。但如果音樂沒有歌詞,只是憑主觀感覺去純粹欣賞,那麼我們可否分辦音樂的優美的質感與層次呢?來自香港的獨立樂團Mo-Men-T,以爵士音樂作為創作音樂的靈感根基,並融合不同音樂風格——放克(funk)、後搖滾與現代爵士樂作開放性嘗試,綻放耳目一新的即興旋律,營造了歇斯底里的音樂空間。 假若各樂迷想越過歌詞,單純地欣賞音樂,不再只是單向性考慮歌詞文字的優雅味道,並重新思考何謂好音樂,Mo-Men-T應是你的絕佳選擇。 拆散、重組與即興性 不難想像Mo-Men-T樂團名稱的由來,應該與爵士樂即興性有關。不同時刻、不同舞台上演出當下心情,自然令彈奏音樂的即興性,產生始料未及的感覺。但令筆者意想不到的是,原來 Mo-Men-T 的名字與他們創作的音樂理念有關。「其實是有一日突然間想到Moment樂隊名字,而且拆開Mo-Men-T亦可以轉化成廣東話諧音『無問題』的意思。還有Mo-Men-T的音樂概念都是與『時間』有關,就是將整齊的音樂打散、重組再編曲,並建構成新音樂。有時甚至在密集性的音符中,我們會作即興性的音樂嘗試。簡單而言,就好像拆散Moment這個字再組成Mo-Men-T,本身的意思都已經不同了,總之透過拆散與重組音樂作任何音樂實驗。」樂隊成員彼此補充說。 如何拆散與重組音樂,相信略懂樂理的你應該可以做到,但Mo-Men-T音樂如何表達即興性,就關乎演奏者本身對音樂的敏感,甚至乎與樂隊成員們的心情有關。「學習音樂就跟學習語言一樣。當你學懂語言邏輯及文法修辭後,應該不會依書直說與其他人溝通,反而是消化了基本言語溝通方式,就應該順著個人性格表達出來。所以當你能夠領會音樂的即興性,那就不會介意音樂是否爵士樂;即興性音樂成為你生命的一部分,隨時隨地都可以做到。雖然Mo-Men-T的音樂以爵士樂作為根基,但由於我們各人喜歡的音樂類型都不同,所以產生出來的化學作用自然給人較實驗性的感覺。其實Mo-Men-T的音樂某程度上都在不停轉變中。」低音提琴手Lui如此說。 ""Mo-Men-T的現場演出往往違反邏輯本性,以無框架限制、帶實驗性玩味、在沒有預設編排下,隨興所至地自由彈奏。從琴鍵的輕絲細語到歇斯底里的結他旋律,在無調性的合奏當中夾雜著狂…

香港音樂系列 (19) – 音樂治療:專訪音樂治療師Kingman Chung

轉載小弟的工作網站藝頻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受訪者】 談起香港音樂,籠統地會想到兩個範疇——流行音樂與獨立音樂。即是說,假若樂迷們覺得流行音樂老套乏味,就自然會轉投獨立音樂的懷抱。當然聽厭了獨立音樂,有時又會走回頭路聽流行音樂。游離於流行與獨立音樂的兩極,筆者認為音樂固然可雅俗共賞,然而音樂最神奇的地方,正是其治癒心靈的作用。今次的香港音樂系列,筆者不談流行與獨立,只談音樂治療,並訪問了一位年輕的音樂治療師,看看香港音樂治療發展的困局。但在討論之先,不妨先了解音樂治療的小歷史。 音樂作為靈丹妙樂 其實遠至古希臘已經有音樂治療的存在,如醫治之神Aesculapius與當時偉大的醫師Hippocrates已經提倡音樂可以治療精神病,甚至他會與病人一同玩音樂。直至一次及二次世界大戰過後,音樂治療開始普及化,意圖抒解倖存士兵的戰後創傷後遺症。不過這其實是人類文化中心太著重歐洲文明發展,其實在埃及、亞拉伯民族以及印度,音樂治療已盛行了幾千年,而且在印度教經典《吠陀經》早有記載。闡述至此,我們知道不同文化的人類歷史,早已有音樂治療的存在,但在香港似乎不太盛行,甚至出現了令人「噴飯」的誤解。Kingman給了筆者一個倒抽一口涼氣的回應。「記得有一次去醫院與眾醫生簡介音樂治療,竟然有醫生問我food therapy 與music therapy有甚麼分別呢?我想大概是食物與音樂的治療分別吧!」筆者與Kingman彼此心領神會,頓然捧腹大笑。 不過大笑後,究竟甚麼是音樂治療?簡單來說,音樂治療是一種表演法(expressive therapy)的療法,並藉著音樂治療師的帶領下,受助者可以在音樂薰陶下滿足身心、平衡情緒、社交溝通、甚至靈性等各方面的需要。當然音樂治療不是預先選好歌曲,讓有需要的人聆聽特定的選曲,反而是強調互動性參與。「其實用作音樂治療的音樂,只是一個媒介達致治療目的。當然聽一些輕音樂可以令人放鬆心情,多少也有治療效果。但音樂治療不是純粹聽音樂,反而強調與病人的互動。」
筆者在YouTube找到一條有關音樂治療的片段,當中的音樂治療師除了與不同病人一同互動外,還在音樂奏起時與大家樂在其中,從而改善病人的語言能力、焦躁、情緒管理及應對身體痛楚的處理方式。


Kingman 擔任了康貝加嬰兒奶粉的講座嘉賓,在鑽石山荷里活廣場分享《音樂如何影響親子關係及兒童腦部發展》,並在現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