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4

讀後感:《佔領中環與教會政治》

轉載自:有人寫字

作者:鄧智文(文化九公) 無論你支持佔領中環運動與否,這不僅是一件明確的香港歷史事件,更加是此時此刻基督徒絕不能迴避的社會議題。除非讀者根本離地到了外太空,不問世事,否則茶餘飯後總會聽到有關佔領中環的討論。稍有參與討論的,或會聯想到香港從來不需要一個從西方照抄過來的民主選舉,反而你我需要公平公正。甚麼是公平公正?你看看立法會的功能組別,零票也可當選的議員,你就會明白甚麼是不公平。 《佔領中環與教會政治》,趙崇明著,基道出版社,2013。
但作為基督徒似乎對佔領中環運動反思不足。大部分教會群體只會對性道德議題特別有興趣,極致的還有一部分教會毫不猶豫站在政權一方。《佔領中環與教會政治》一書不斷提及基督徒的基本立場,就是「基督徒永遠效忠上帝,而不是地上任何的政權。」一旦我們為了生活穩定,放棄了對信仰的執著堅持,信仰只會變成虛偽的衣服,給予基督徒離地的藉口,只顧自己的安危,從不考慮他者的生活及基本尊嚴。而基督徒價值觀源自你們的政治觸覺,抑或是基於上帝的道,腦袋的思想,你自己想想吧! 即使筆者覺得佔領中環運動最後只會消耗民意,像從前反高鐵與反國教一樣,永遠擁抱著失敗主義。筆者經歷過以上社會事件後,意志已經被弄得消極,實在不想再看到失敗降臨。但無論你同意小弟的觀察與否,對於香港人來說,佔領中環是一場全香港的公民教育,在這一點上我認同作者對佔中運動形勢的分析。只是對我而言,修改《基本法》才是最講理想及落地的做法,而不是盲目與邪惡談判可以有更美好的將來。 但書中有一個提醒,就是以「愛與和平」作為社會運動的手段,或許不是基督教的核心價值,畢竟「愛與和平」不是作任何事的手段,而是一個人的內在質素;而且在兩極矛盾中,爭取最大的道德勇氣正是犧牲自己,才是基督釘在十字架的屬靈勇氣。但筆者認為抗爭還抗爭,不等於做蠢事,不是要你模稜兩可。堅持追求真善美的信念,亦有聖靈的勇氣。只要你對愛與和平執著,就算事情最後沒有預期般成功,也斷不會是白做一場。 以上的社會分析與信仰反思,你未必同意。只是在這場佔領中環運動中,教會必須在時代上找回自己的角色。對於個人而言,基督徒支持與反對,必須想清楚你的信仰理據。 就此,作者先針對香港教會的陋習──中產價值。簡而言之,中產價值涉及利己主義,亦源自與政權過份親密,而且中產的日常生活、供車供樓與家庭相聚的時間,心力已經全盤投資在內,根本分身不瑕關心更…

有人寫字: 冰島的藝術革命

“The purpose of an artist is to criticize authority.”(Hörður Torfason)



轉載自有人寫字專欄

上期談到冰島音樂,本來沒有甚麼可以補充,但因立法會議員蔣麗芸女士在「城市論壇」談到有關冰島成為全世界第一個破產國家後,刺激了筆者撰寫有關冰島經歷金融海嘯的小品文章。當年冰島在不依靠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與歐盟的外資協助下,不怕被全世界孤立自己,並在新左翼政府上場後,推動全民公投及在網上社交媒體與冰島公民一起修憲,誓不還錢。結果在五年自食其力下,冰島成為最快重振旗鼓的國家。

究竟冷豔高傲的冰島小國,如何挑戰全球經濟呢?當地一名同性戀者Hörður Torfason,原本只是一位低調的藝術家,算是一名社運份子,閒時都是插花寫作,把酒當歌,創作多數有關人類心靈與大自然,過著香港人夢寐以求的「藍血人」生活。而他最為激進的社運經驗都是一九七五年捍衛冰島同性戀者的權益。直到金融海嘯降臨後,他一生從此改寫。二○○八年全球金融危機後,冰島國家旋即凍結所有外資外流,無條件地宣佈破產。長話短說,冰島人民需要無條件背負國債,一世人都要被迫還債。就在當國家苦無出路時,Hörður Torfason卻在每個週末站在冰島立法會廣場,帶著擴音器及木結他,靜靜推動冰島人民反思國家利慾薰心的惡果。就在開始有人聚集準備抗爭前,Hörður Torfason卻要求群眾互相分享內心的恐懼,意圖使憤怒的群眾疏理情緒帶來的暴力,甚至在警民衝突爆發後,他與其他支持者築起人墙,阻隔雙方憤怒的情緒。最後當然是大團圓結果,冰島人民果然成就了差不多接近非暴力的冰島革命(Kitchenware Revolution)。
誠然,有興趣的讀者可自行閱讀冰島革命。小弟撰寫此文的重點想帶出,冰島國家能走出困局,就是單憑一名Hörður Torfason一開始的傻氣單純。他堅持每星期以音樂喚醒冰島,自己國家自己救,不拖泥帶水,一鼓作氣打倒邪惡的金融制度。冰島革命完結後,不只冰島國家成為歐洲破產國的典範,Hörður Torfason更被不同國家邀請,分享其堅持的非暴力態度與訴諸理據的理念。別國做到了,反觀擁抱中環價值的香港呢? (原文刊於《時代論壇》「不是青蔥」專欄:www.christiantimes.org.hk


如果你想知道更多Hörður Torfason的故事,這段短片…

主觀樂評(6) - 《Do it again》: Robyn and Röyksopp

轉載自藝頻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互聯網】 《Do it again》 - Robyn and Röyksopp/Dog Triumph 有留意文化公九的音樂文章筆跡,都知道小弟喜歡北歐音樂,尤其是冰島系音樂。人大了,不能承受太狂野的節拍,所以近來愛上了著重營造空間感的氣氛音樂(ambient music),但太鬱悶的情感音樂,小弟開始戒聽,原因是聽得太多這類音樂,人性的動力會慢慢被蠶食,好容易跌落虛無狀態,變成坊間經常標籤的「偽文青」。 但夢幻流行節拍與輕巧的電子舞曲,創造出沉積的音樂空間,仍然是小弟懶洋洋的星期一最愛,起碼是這種氣氛音樂譜出我言說不能的內心死結。 分別來自挪威與瑞士的Röyksopp及Robyn,第一首《Monument》的簡約電音已經觸動了小弟的心弦,好像是我城正步向死亡的背景音樂,但我們卻仍在紙醉金迷的市場垂死掙扎。Outro的色士風落漠吹奏,正好是音符喚醒沉睡了的良心。走過了心靈深處的空洞感後,第二首《Say it》、第三首《Do it again》與第四首《Every Little Thing》將你帶回跳舞的舞池,電音加上迷幻節奏,似乎將樂迷帶進幻燈空間,暫時忘記現實的慘痛。 最後的一首《Inside the idle Hour club》的開始,以營造現實風馳電掣的高速公路,不禁令小弟回到人生未知終點的旅途,慢條斯理的簡約電子節奏,將你引領現實境況。穿插synthesizer的沉實音質,頓時發覺人生在世,空空的來,也是空空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