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5

站於兩極之間

因為喜歡音樂,當初硬著頭皮搞下遠都核爆的山寨音樂,搞下搞下有點成績出來。但點解咁難都要搞,除了是希望香港音樂可回到光輝歲月,不是來來去去都是歌手音樂外,更重要的是可以藉搞下音樂會培養到搖滾敢言,堅持說與唱出真心的靈魂韻味。所以即使幾困難,對樂團要求好x煩,都盡可能要求他們分享一首關於香港城市的歌曲,或者分享對我城的看法。

兩年前去台灣野台開唱的音樂節,台灣樂團玩木結他的、玩古典音樂與Metal、或者傳統搖滾及後搖滾,一樣有自己對台灣局勢的看法,那麼我覺得香港樂團有甚麼不可以呢?

當然最重要的是,以上一切一切都是因著小弟的基督信仰,就是那種面對黑暗荒謬的香港大時代,搖滾精神仍然令人感到真實一點的存在感,而不是一味活在黑暗中犬儒下去,連心中亮光也自我熄滅。

耶L點講,那怕東離西有多麼的遠,天離地有何等的高。 所有東西一刀切,當然容易,但人站在天地與東西的邊緣線上行走,自然地兩邊不討好。信仰群體會覺得你搞show不是所謂的傳福音,音樂圈子亦會覺得你借搞show傳道,但我認為一條耶L搞得好一場show,所謂的福音自然傳開,作上帝的工作不用下下都要掛住信仰字眼傳頌。基督名字你一點都不提,不刻意造作,同時不刻意隱瞞信徒身分,人家在你身上卻感受到信仰的傲氣,這先係威威豬呢!

我最喜歡的神學家Paul Tillich,一生站在兩極中思考,其需要是對信仰抱有信心外,更要經得起被懷疑的考驗。如何在兩極中思考並創造出新東西,這應該是信仰的活潑性與福音的爆發力!這是對信徒的一種終極挑戰。

而在兩極中不會進入魔道及過份神化,相信只有說出真相,抵擋黑暗。這不只是搖滾應該有的核心,更是聖靈給予的勇氣。站在極致的邊緣活出信仰,固然是無奈十倍。但保守心思,不只是搖滾的倔強,更是十字架的堅持。


想像@不是青葱

落筆之際是音樂界傳奇人物John Lennon被槍殺的一天,小弟再次找來歌曲Imagine細心聆聽。Imagine旋律不算複雜,歌詞描述是地上的烏托邦,人人和平共處,乃是一首跨世代的經典金曲。歌曲宣傳的是社會主義下的國度,基督徒未必接受,但歌曲道出人類一直渴求的價值──解放與自由。雖然不是人人閱讀過馬克思著作,但對於馬克思問的問題,到今天仍然未解決。身處在馬克思的世界,歐洲工業革命興起,物質生活豐盛,人性心靈卻遇到前所未有的空虛。以為無產階級從資本階級解放出來,就可以有最真摯的理想國。 作為基督徒,我們追求真理,希望有朝一天可以活在沒有眼淚的天國,但現實總是背道而馳。今日香港的雨傘運動/革命,如何不想犬儒地宣佈階段性勝利也好,亦不想空談回到社區中深耕也好,相信你都感受到散場氣氛吧!以後大家回到日常生活,善忘在忙碌的煩重工作,一切拋諸腦後。 有人說,這次雨傘運動/革命喚醒很多港人,你還想怎麼樣呢?筆者自問不是一個勇武抗爭者,除一次到旺角聲援時不小心做了前線抗爭者捱過警棍外,基本上與大部份港人一樣,都是做做勇武的鍵盤戰士,實際為香港做事,可能一條毛也數不出來。只是今天再聽Imagine,對自己的行動力好好鞭策──想像欠缺行動,停留在想像好容易變成空想。 我們不一定要做先知以利亞,在山上與異教先知大鬥法,但做一名未拜巴力的其中一分子,相信你我都可以做到。想像不是要停留在空想,但想像不能沒有行動,信心不能沒有行為。想像給予盼望的憧憬,假若連想像也不去想,我們就未必有盼望的動力作行動。今天雨傘運動/革命將近結束,但發生當天也不是按佔領中環劇本進行,所以我們不能不抱著還枯骨有生氣的想像。或許有一天,我們準備就緒,民主會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在一切發生之前,不要放棄想像,甚至絕望。絕望是邪惡在暗角偷笑的能量,盼望卻是勇敢活下去的泉源。當然小弟不是叫大家純粹「阿Q精神」,但作為基督徒,盼望的來源在哪裡?相信你是知道的。 轉載自時代論壇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