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February, 2015

認真作首世代的歌曲吧!

今屆奧斯卡電影頒獎禮,除了大家恆常會留意電影頒獎外,作為一個留意音樂的筆者,當然係最留意最佳電影原創歌曲吧!今屆由電影《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主題曲〈Glory〉得了崇高的獎項,而且Hip-hop artist Common及R&B創作歌手John Legend均在台上分享有關黑人的抗爭歷史,多少也提及香港雨傘革命爭取民主的景況,作為香港人固然是深受感動。



後來在網上聽〈Glory〉,眼淚也忍不住流下來。黑人爭取平權,每一個血腥的畫面在腦海中歷歷在目,而且加上自己是基督徒,歌曲處處流露基督教的詞彙痕跡,自然加倍感動。但最重要的是,還是〈Glory〉不會賣弄悲情,聽完心裡也充滿激情與盼望,也許這是信仰不能言說的力量。即使〈Glory〉不是籠統的福音歌,但黑人與基督信仰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用心以音樂述說,自然人心靈就被觸動。

對未來永遠充滿盼望,這可能是基督信仰最強大的心靈力量,上帝永遠掌權!





雖然不應該這樣比較,但一聽〈Glory〉我就聯想起當日的〈撐起雨傘〉。相比起在香港雨傘革命時創作的〈撐起雨傘〉,〈Glory〉真的像一首革命歌曲。〈撐起雨傘〉的歌詞可以,但編曲太悲情,好像唱完了就要散場,筆者丁點兒想燃起熱情也不能,感覺是充滿著最後革命的犬儒情緒。倘若下次再有大型行動,〈撐起雨傘〉我也暫且可容忍到,但請不要再唱〈海闊天空〉,實在革命或運動燃燒中,你怎能退一步〈海闊天空〉呢!

要真正有打動時戰鼓激勵人心的效果,不妨認真創作一首屬於我們的熱血歌曲吧!我想今天聽完〈Glory〉後,相信一切都是時候了!

派對後的靈性琴音

《FELT》-Nils Frahm/ Erased Tapes 2011
酒逢知己,千杯酣歡後難免有段空窗期:再來電音搖滾太吵,爵士藍調甚至流行曲也略嫌不合時宜,此刻可能需要一些令靈性澄明的音樂,讓靈魂軟著陸回到現實。今回想介紹來自德國的鋼琴詩人Nils Frahm電子迷離琴音。 師承柴可夫斯基學派的Nils Frahm,對音樂的敏感度毋容置疑。原本於交響樂團擔當鋼琴伴奏,逐漸他不再安份走出傳統,以嚴謹古典樂華麗鋼琴音加上感性電子氣氛伴奏,利用時間與空間作一些令人感受深刻的停頓,令聽眾有如徘徊於仙境與人界兩極。假若從未接觸簡約主義的新古典音樂 (Neo-classical music),《FELT》專輯絕對可以令你愛不釋手。
專輯一開始〈Keep〉的清脆琴音令醉者精神一振,但〈Less〉與〈Familiar〉的鬱結音樂空間感,旋即令心情平衡過來,不會過份自我膨脹。〈Unter〉與〈Old Thought〉就好像是以音樂感開解聽眾的前塵往疚,皆因〈Snippet〉與〈Kind〉的琴音想提醒大家,黑白對錯不是想像般二元對立。鋼琴黑鍵突入的〈Pause〉經常運用音樂的餘韻創造想像空間,幸好最後一首歌曲〈More〉作出適度的平衡,令人悄然釋懷就枕。
也許活在繁華城市,心聲總是不便明言,幸好Nils Frahm的琴音宣洩了都市人難以言狀的鬱悶,亦可能是此專輯像魔魅般吸引筆者的原因。每當心情沉重,《FELT》總是令心靈沉澱後重見亮光。
轉載自小弟為hennessy hong kong撰文: https://www.facebook.com/hennessyhongkong/posts/6973160737204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