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6

逝去的光輝歲月

逝去的光輝歲月
在香港追尋獨立自主,不說什麼敏感的政治議題,只是做一個人的尊嚴已經甚困難,何況在夾縫中掙扎求存的香港獨立音樂呢?現今唱片公司業績每況愈下,基本上香港主流音樂已經到了困局,所以唱片公司也開始作新嘗試,尋求出路。如早前本地薑音樂節Wow and Flutter,背後的大旗手正是太陽娛樂作幕後策劃。可是大型音樂節抗奮過後,回到日常卻是另一回事。
因著政府「活化工廈」的政策及近來九龍灣工廈大火後,香港政府趕著亡羊補牢趕絕工廈非地契用途的租客,其中最受到注目香港獨立音樂地標場地Hidden Agenda (以下簡稱HA)正面臨第三次搬遷,HA負責人也坦言已經技窮盡力。其實不只HA面臨結束,其他如藝術家的工作室、影相studio及band房也紛紛是追擊地政處與食環處對象,甚至不少樂團回到觀塘一帶練習時,也有警察巡邏問話,甚至「登門造訪」查詢有關band房用途。
倘若這群藝術家完全被趕絕香港工廈,那他們下一站又會在哪裡呢?不如先讓我們先簡單回顧香港流行樂發展。

獨立音樂的小興盛
稍稍回歸香港音樂,今夜陽光似乎曾經燦爛過。五十年代前,不少逃難到香港的中國人,覺得香港只是一個暫居之處,所以以「夜上海」作為中國難民搖籃曲,作為自我慰藉的心靈嗎啡。直到50年代他們的第二代接受了西方搖滾樂的薰陶,更迷上模仿西方搖滾,並自組樂團漸漸由翻唱到追求原創。

去到八十年代香港音樂最燦爛的年代,音樂風格可算是百花齊放,當中不只可以混合西方流行曲、民歌及搖滾再配上粵語歌詞,而且歌詞也包括了不少非情歌外的主題。當中不少樂團自資出錄音帶或出碟,甚至有獨立樂隊更被唱片公司看中簽下,如達明一派、浮世繪及太極,還有是香港人為人熟悉的Beyond樂團。可惜到了九十年代後,K歌的盛行導致音樂生態單一化,加上音樂盜版持續,唱片公司選擇不再投資在樂隊身上,結果前人種下的東西就如流水般逝去。香港樂壇亦由百花齊放到過份K歌單一發展,而這一個音樂慣例直到社交媒體與網絡視頻興起後,才慢慢打破主流與獨立音樂的距離。

直到近幾年YouTube、社交媒體及apps等等網上平台出現後,獨立樂隊不用全依靠傳統媒體作宣傳渠道,不少網上平台大大方便了他們的音樂作品傳播。如獨立樂隊Modern Children推出手機apps作專輯宣傳,Bandcamp購買樂隊的音樂作品,還有網上不少視頻平台播放獨立樂團的MV等等。而最重要固然是社交…

做一個坦白性徒

圖片來自互聯網

教會對政治的看法,總會約化為醜陋與污穢,而性愛更加是萬惡根源。性愛的定義彷彿被羞恥、下流及低俗框死,尤其是作為基督教徒,我們對性愛只懂壓抑。或許我們討論性愛,腦海中自然會聯想有關情慾畫面,令到我們思想上已經犯了罪。但在追求聖潔的過程中,我們忘記了基督徒只是被蒙恩的罪人,我們一樣有性慾,也會有出軌的慾望,亦可能有特殊性癖好需要伴侶配合,甚至渴求在公眾地方尋求性刺激。但教內總是否定與生俱來的「不道德」性慾,純粹以道德眼光理解非正統的性愛行為。結果我們在討論性愛時,只停留在性行為階段,卻從不思想上帝賜予性愛的原因。

或許至今我們仍未明白,性愛不是純粹彼此身體的磨擦,性愛更是彼此靈魂交流的親密渠道。而關於性愛帶來靈魂交流的部分,似乎是教內極少討論的。

所以我們明明對性愛感到興奮卻假裝貞潔,討論性愛卻從不坦白,並慢慢成為福音書上假冒為善的偽君子。當然教內討論性愛時,論點不是圍繞床上技巧與造愛時的持久力,而是討論自己對性愛的疑惑,一切只是為了認識自己更多。只要你認識自己更多,你先會明白忠於家庭與婚姻的重要,甚至乎明白基督教對性愛的神聖信念。那一刻,你先明白自制的可貴之處,而不純粹以禁慾作為屬靈教導的準則。

唯有認識自己更多,你先不會選錯終生伴侶。

性愛,其實是了解自己與對方。在性愛過程中,我們將自己一切交給對方時,由接吻到慢慢泥足深陷的過程中,我們希望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將自己最真摯及污濁的一面,向著深愛的對方全然無懼坦蕩蕩,皆因當中有著信任對方及讓彼此在水乳交融中認識對方。簡單而言,性愛彷似是純粹生理需要,但同樣也是心理慰藉。性愛是身心靈的靈性活動,整個性愛過程有沒有先滿足對方性需要,反映著你有幾深愛及尊重你的伴侶。

此時此刻,也許你會更明白創世紀先祖的赤裸,乃是源自彼此接納與互信。其實來來去去,我們只是希望尋找一位明白自己的伴侶,甚至是接納軟弱的自己。其實坦然誠實去談論性愛,也是牧養信徒最關鍵的方式。因為一位教牧與信徒領袖願意坦率公開分享對性愛掙扎與恐懼,亦唯有透過真誠的分享先能夠打動會眾及誠實面對上帝。

其實是否談論性愛,坦白乃是今日社會最需要的基本情操。

在討論性愛以外,這幾天在社交媒體看到不少教牧討論教會青少年流失已經去到一個離譜地步,難道你我還不明白箇中原因嗎?在下認為一個主要原因,不就是我們不願意開放討論任何議題,包括性愛。信息分享內容除了依書直說解說聖經外,…

Sigur Ros 專輯主觀分析 (一)

Sigur Rós,一隊近乎沒有負評的冰島天團,既能藉音樂觸動人類心靈,甚至有樂迷聽過他們的音樂後,放棄了本來萌生自殺的念頭,並重燃生存盼望。究竟Sigur Rós有何個人魅力之處呢?或許從他們歷年的創作的專輯中挖掘下,可以有跡可尋。

《Von》- 1997
《Von》應該是Sigur Rós最令人遺忘的專輯。當Sigur Rós未成名前,《Von》只在冰島發行,成績未如理想,第一年也只賣了三百多張。直到Sigur Rós的音樂征服了歐洲後,這一張撲朔迷離的專輯先讓樂迷重新發掘過來。只要你用心聆聽《Von》,不期然發覺Sigur Rós年輕時的創作,已經是充滿冒險及實驗精神。碎片式的裝飾音與空靈的環境聲效,慘白鬼魅的感覺絕對能夠挑戰你的耳朵。

儘管專輯《Von》不算是大熱作品,甚至應該是小眾之選。但純概念性的音樂,冷酷唯美的創作意志,相信令後知後覺的Sigur Rós樂迷帶來嶄新的聽覺效果。

《Ágætis byrjun》- 1999
九十年代絕對是後搖滾音樂的豐收之年,而Sigur Rós也在創作《Von》專輯過後獲得相關經驗後,結果九十年代尾《Ágætis byrjun》專輯帶來了冰島的神奇北極光。《Ágætis byrjun》帶領了Sigur Rós衝出冰島遠征歐洲外,二十多歲初出茅廬的Sigur Rós,亦因為這張專輯的音樂,被英國天團Radiohead選定他們作暖場樂團。電氣陰霾的Radiohead《Ok Computer》遇上了魔幻的Sigur Rós《Ágætis byrjun》,Radiohead的深層搖滾再加上Sigur Rós冰島氣氛,相信是九十年代尾最完美的世代背景音樂。其神曲〈Svefn-G-Englar〉的音牆層層漸進引導聽眾靈魂出竅,好像在短短十分鐘時間令你幻化成冰國精靈。

假若你是Sigur Rós的死忠,《Ágætis byrjun》絕對不能不收藏。又假如你從未聽過Sigur Rós,《Ágætis byrjun》可算是入門之作。

《()》- 2001
如果《Ágætis byrjun》音樂帶領你靈魂進入冰國的神祕領域,那《()》應該可算是冰國的曖昧冰雪之詩。《()》的歌曲沒有任何名稱及背景資料,每一首歌曲接洽著另一首歌曲,蒼白的極致簡單音色與迴響空飄聲效,專輯有些歌曲更含有新古典音樂風格,令聽眾慢慢進入沉寂的心靈國度,與你細聲私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