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pril, 2017

痴迷唱者 - Sophy 王嘉儀

人物訪問在於透過別人的奮鬥故事,可以看到自己火中那一團火是否已被殘酷的現實熄滅。今次小弟選擇訪問一位我頗欣賞的本地歌手 Sophy,嘗試找尋她音樂那團火到底如何燃燒過來。若以喜歡唱歌形容Sophy愛上音樂相信未夠準確,大概要以痴迷才來到貼切。曾經有一次機緣巧合下,我在自己舉辦的音樂會上,見識過Sophy現場狂野的唱功,對她印象深刻難忘。但狂野唱功的背後,Sophy背後的音樂路是如何走過來呢?
如是者,她的良師與伯樂 - 趙增熹,就絕對不能不談。
在訪問進行期間,每當Sophy談到恩師趙增熹,眼眶之間總有流淚的衝動。難得Sophy遇到一位信任自己的音樂前輩,而前輩亦對她給予正面的肯定,差不多完全放手讓她自己創作音樂,這絕對是上天對她最大的禮物。正因為前輩對Sophy的包容兼愛,才能夠令她在跌跌撞撞間急促成長。我一邊聽著Sophy自己監製的音樂專輯《Sophrology》,一邊思想她是一個怎麼樣的人。實在她的音樂風格既違反市場促銷倫理,某程度上亦帶點魯莽行事。然而Sophy這一種勇敢冒險的創作精神,似乎是香港失傳而久的藝術態度。或者Sophy堅持的一套DIY音樂哲理,可讓她在音樂市場上扭轉乾坤。其實坊間經常討論DIY音樂,自己音樂自己做,但又有幾多人夠膽嘗試去做呢?那麼,這一種堅持執著Sophy是如何煉成?讓我們先回到香港唱K的光輝歲月。
那些年香港人愛上「唱K」,而Sophy的母親亦不例外。「其實點解我愛上唱歌,而家講返出來都幾搞笑。由於母親十分喜歡唱歌,大肚陀住我都要去K房唱K,甚至乎唱到在卡拉OK房穿羊水也在所不惜。我諗當日媽媽流連K房唱K就係對我一種特別嘅胎教,可能都係因為咁令我愛上唱歌,I am born with it。」如此戲劇化的音樂事情,也從此令Sophy與音樂結下了不解之緣。
不像時下父母強迫子女學習音樂,Sophy自懂事後已經催促父母讓自己學彈鋼琴。直到那年平凡的暑假,Sophy並沒有巧遇地下鐵碰著他的戀愛初體驗,反而她膽粗粗參加了《超級巨聲》比賽,初次啼聲並成功醉倒樂迷。可是《超級巨聲》比賽過後,Sophy並沒有選擇順勢進入音樂行業發展,反而她選擇踏上了一條迂回曲折的音樂旅途。「其實我當時會考完結後,基本上正享受悠長假期,參加《超級巨聲》都係帶住去玩下心態。所以到了《超級巨聲》完結有機會簽約大公司時,我還是選擇回到大學讀書。」
地上本來沒有路,有人願意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