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7

《oknotok 繼續抑鬱的世代》

自1997年7月1日起,香港特區成立了20周年,但經歷過無數大小事件後,地土始終一片孤寂。即使如此,活在遍地無望的小島,人單單活著已經能體驗甚麼叫做「勇氣」。所以所謂的小島20周年,相信大部分香港人的心情都沒有太大起伏。但作為研究神學與搖滾樂的信徒,或者你與我一樣都正在狂聽著英國天團Radiohead全新專輯《OK Computer - OKNOTOK》,慶祝著他們第三張專輯發行20周年。聽下去像世俗先知重複預言,迴響著香港仍然處於彎曲悖謬的處境,人仍是不知廉恥高呼經濟增長便是無敵;但另一邊廂清醒的人,卻呼喊著「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

一張自1997年推出的典堂級專輯《Ok Computer》,差不多與香港變天20年前的日子相近;一張可算是代表時代心聲的專輯,勾畫出20世紀人類的問題 - 盲目的消費主義、現代社會疏離感及人性的幽暗面。到了20年後重新推出《OK Computer - OKNOTOK》,還加插了B-Side歌曲及3首從未發佈的歌曲 -〈Man of War〉、〈I Promise〉以及〈Lift〉,像滄海遺珠般繼續說出時代心聲。即使三首新歌都是20年前的作品,但描繪人類孤寂的心聲依然猶在。整個世代並沒有因為創新科技與社交媒體被改變過來,而且與人性的美善愈走愈遠。如若你能夠尚且偷生,已經可以低聲說句感謝主。

英國天團Radiohead的傳奇專輯《Ok Computer》自1997年推出後,將另類搖滾(Alternative Rock)推上更心靈牧養的層次,好像著世人的心中鬱悶無奈的傷口。儘管20年前唱片公司認為《Ok Computer》的歌曲過於負面與音樂氣氛太過灰暗,

相信音樂祭 - Iceland Airwaves

文:文化九公
最接近冰天雪地的國度 - 冰島。一個曾經被世人遺忘的國家,因著冰島女皇Björk 與冰島天團Sigur Rós揚威海外,加上冰島政府積極幫助本地樂團到海外演出與交流,所以令到冰島音樂在國際樂壇上佔了一定席位。即使冰島經歷過史無前例的金融危機,全國上下無不悲痛,但幾年後冰島國家重拾信心步伐穩定了經濟後,甚至做了意想不到的事情 - 將涉事的銀行家全送進監獄。除此之外,冰島首位公開承認同性戀身分的前總理Johanna Sigurdardottir,在冰島處於經濟災難期間,竟決意發展音樂藝術及其教育工作,並在獨排眾議下相信音樂可以令冰島再次抬起頭來。最後,奇蹟果然出現。一個破產國家竟然靠著音樂起死回生。
究竟一個只有三十多萬人口的冰島國家,原本不過是以捕魚與打鐵為生的北歐小國,其出產的音樂卻如雨後春筍般征服了全世界樂迷的耳朵,到底極北的國度有甚麼神秘魔力呢?或者是經歷過諸神之黃昏的經濟災難後,冰島重新明白了自己的價值,而音樂引領了他們找到一條出路。其成功之道,或者我們可從認識冰島 Iceland Airwaves 音樂節的發展史可略知一二。
每年在十一月初在冰島首都Reykjavík(雷克雅維克)舉行的Iceland Airwaves冰島音樂節,不只是各位音樂節朝聖者的首選,而且亦是冰島國家最驕傲的節慶。究竟這個僅能稱上一個小型規模的音樂節,何解被著名搖滾音樂雜誌《Rolling Stone》稱為最時髦有型的音樂節呢?今次小弟有幸得到西九文化管理局幫助下,聯絡到Iceland Airwaves音樂節總監Grímur Atlason作了一次親身的簡短訪問,看看彷似神秘的國度如何舉辦一個入型入格的音樂節。
由相信音樂開始
「因為我們愛自己國家,相信冰島音樂,希望讓全世界認識冰島小國,所以先會有Iceland Airwaves音樂節的出現。」-Iceland Airwaves音樂節總監Grimur Atlason說。
冰島Iceland Airwaves音樂節的初版於1999年舉行,原本只是冰島樂團在機場飛機庫舉辦的一次性音樂節目,表演單位也只有六、七隊樂團,結果音樂節目愈做愈大,場地也變得多元化,甚至成為了國際藝術界認可的音樂節。其實Iceland Airwaves音樂節的由來,緣自於冰島人相信自己的音樂開始,聽著Grimur Atlason分享,我感受那種對冰島音樂由…

人聲大晒 - 無伴奏合唱

文:文化九公

假若你工作累了,加班到一個點需要唱歌發洩,相約同事們一起食宵夜唱K。當你在暗淡燈光下狂歡暢飲,酒過三巡終衝破尷尬之情後,搶著咪高峰化身成為一位歌手獻唱。儘管你聲線迷人,但要在眾同事突圍而出,歌聲獨領風騷並取得心儀的女同事歡心,你可能需要更有創意的唱功。或者無伴奏合唱演繹方式可以幫到你。
首先,甚麼是無伴奏合唱(A Cappella)呢?簡單來說,這是一種純人聲的合唱方式。當然無伴奏合唱不是完全清唱,而是在無人彈奏樂器的情況下,演出者以和聲、重低音、人聲敲擊樂作為樂器,意思即是樂器聲由人聲演繹出來。相傳是歐洲十五與十六世紀時,無伴奏合唱乃是教會音樂指定音樂風格。不過早在多過世紀時,基督宗教、猶太教與伊斯蘭教的宗教音樂已經採用無伴奏合唱。無伴奏合唱最早可追溯到公元前20年,猶太人在非正規崇拜時候經常採用的音樂技藝。
由於在歐洲的文藝復興時期,音樂人只能在教堂演出,而音樂人為了搵食與市場需要,創作歌曲也偏向華麗著重美感,結果本末倒置令整個教會崇拜變成純粹音樂會。所以教會針對以上情況,重新提倡聖樂簡約化,將音樂與神學整理為「人聲」是由上帝唯一創造的「樂器」,令到無伴奏合唱再被關注起來,甚至流行於民間。教會為了區分宗教與世俗音樂,教會開始稱純人聲音樂作「教堂裡的音樂」,所以意大利文字根 「A Cappella」,其實是直接翻譯可成為「在教堂的音樂」,即是基督教會音樂。雖然後來教會終准許崇拜有樂器演奏,而無伴奏合唱方式亦散落到民間,但老百姓仍會稱呼這種演唱方式為「A Cappella」。直到今日,無伴奏合唱已經發展到不同音樂風格,當中包括古典音樂、教會音樂、爵士與搖滾樂等。其實要再簡單說明甚麼是無伴奏合唱,我想稱為「人聲樂團」也不為過。至於在香港樂壇,本地的無伴奏合唱組合亦絕對不會失禮,我們有姬聲雅士、男子音樂組合C All Star以及將會在六月舉行音樂會的一舖清唱。
倘若你想較原汁原味淺嘗無伴奏合唱,我想今年法國五月其中一場音樂活動 - 「布列塔尼的埃莉諾—迪凱利合奏團與艾爾桑」:《阿基坦的威廉之歌》,相信可以令你細味當日歐洲中世紀無伴奏合唱的氣氛。為甚麼?因為來自法國的無伴奏合唱組合 - 迪凱利合奏團將會在當中演繹十二與十三世紀的聖詩與民間無伴奏歌曲,藉以向兩位偉大的女性贊助者致敬。她們分別是法國皇帝路易七位的阿基坦埃莉諾皇后(Aliénor d’Aqui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