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2012

爽直愁感 - Toe

言語是溝通方式,透過修辭更可升華到上乘的招式,但人類太過感情豐富,單純以文字承載似乎扼殺了其他的可能性,那麼音樂是否可當作文字的伴侶,一同演繹出人類的心意呢?就我而言,後搖滾抒發了我腦海說不出的感情。



當初懷著烏托邦的搖滾樂,經歷了不同世界事件後,或許是人類的劣根性影響,就算搖滾樂唱出生命的節拍,終究帶不了爆炸性的改變。所以搖滾樂慢慢進入人心靈深處,意圖在情感上覺醒人類的無知,而後搖滾(Post-Rock)的出現,正是帶領聽眾進入深層次狀態,將信息隱晦地以編曲及音色輕輕帶出。

一隊令我成為後搖粉絲,來自日本的後搖滾班霸Toe,透過急勁旋律和精緻編曲,將傳統抒情的歐洲後搖滾,進到一個爽快的層次。即使有慢歌,亦不會感到沉溺,反而是靜音中含蓄帶勁。不過,我相信最令人拜服Toe的音樂,還是他們的音樂令人在腦海印上圖畫,讓聽者進入意境層面,感到優雅韻味。
這一種爽快的優雅後搖音樂感,可能來自日本島嶼四面環海的危機。在沒有太多天然資源下,天災隨時都會發生,但卻未令他們屈服,反而在自然災害隨時埋身肉搏下,他們的音樂流露著武士道寧死不屈,絕不言敗的精神。



(ordinary day 就是311大地震前後的作品,憑歌寄意日本盡快振作!)
在零碎的歌詞,甚或沒有歌詞的後搖滾音樂,仍能令人聯想到真實世界的影像,Toe的音樂不是神級,那又會是什麼呢?
有時我們聽音樂,很想尋找一首歌曲代表自己的心聲,但歌詞的內容,已經令你本末倒置,忘記了這是歌曲,而不是一篇文章時,後搖滾或許可泛起你心裡真實的漣漪。
當情境不必文字滿足,心裡的空洞感,終被音符填滿後,你才開始感到做人的完整,甚或你願意坐下聆聽後搖滾,細聽當中編曲的優美與音色的運用,不斷追求完美的演繹下,或許可陶冶你我平日面對不同問題下,不馬虎追求即食答案,而是有耐性找出真正問題的所在,並在混亂的局面下,一語道破問題的核心。
這正好是近幾年來,後搖滾音樂陶冶了我的宗教神聖感!



(Goodbye,相信是直到如今Toe最妙絕之作!)




古典的心靈氛圍 - 坂本龍一

在繁忙的都市,城市人給予音樂時間,實在太少,耐性可能只有五分鐘,而且流行曲不需要複雜細緻的編曲,所以深厚內斂的情感,固然不用寄託流行曲。
那麼城市人的心靈,如何再被觸動,如何再次喚醒成為一個有血肉的人呢?古典音樂,可能是其中的出路,但古典音樂,是否已成為上等人的閒逛娛樂呢?幸好今天還沒有網絡23條,大家可以在網上找到些古典音樂的演奏YouTube。
慣了順耳的流行曲,偶然接觸古典樂的氛圍,讓心靈暫停追求即食情感,並在乘坐地鐵途中,抑或在忙碌於假期後的考試,以及永不停手的工作,放下世俗的包袱,給予已被城市扭曲了的心靈,再一次藉音樂泛起片刻的震撼。
我亦聽慣了後搖滾,亦是時候開闊自己的聽覺,找來近代的大師級的坂本龍一,細聽下即被其鋼琴聲,治療我在城市的悶氣。



自從歐洲的文藝復興與宗教改革後,音樂不再服侍基督宗教,並可以有人文精神上的追溯,更重要的是,音樂裡的即興演奏性大增,能夠關心的事物更多,主題超出了宗教框框後,樂曲風格更趨豐富,古典音樂自然被釋放,開始進入未知的音樂境地!
但或許古典音樂氛圍需要人的內省,不然如何熱烈地彈奏,也不會有什麼靈魂!
當代的中國鋼琴家朗朗,既沒有政治觸角,就連在演奏會上,有華裔愛好者獻花,請求彈奏一首《風中殘燭》,以記念八九年天安門的不幸事件時,不只性器官放在面上,而且迅速離去。對比起世界級音樂教父的坂本龍一,年輕時已經離不開政治,不只簡單地參與社會運動,更希望在納悶的音樂發展上,尋求革命性的編曲與音色突破,而且在音樂中思考,思考中創作音樂下,板本的音樂更有緯度,追問人類揮霍大自然資源的原罪,更藉音樂推動世界和平。
其中一首製藥廣告的配樂《Energy Flow》,更被藥物醫治更有效治療人心。


在後國教的香港,清晰的真相,社會仍然沒有展示出來,那是否我們甘願活在謊言下,還是到了如今,我城的人仍然活在眼前的慾望呢?
只要心靈沒有一刻的安靜,真相最終仍不會被宣告,一切仍舊也不會被改變。
在此,希望在古典音樂氛圍下,重整我城人的心靈,不要再對周遭事物不聞不問了!

平安夜點樣傳福音?

平安夜,已經不是宗教節日,更成為信徒街頭狂歡的日子。

有教會組織在街頭狂歡唱詩歌,亦有個別信徒去貧窮地區接觸露宿者,那一樣方法較接近福音,我相信不同人有不同見解,而大家更加需要給予對方空間反思,畢竟教會中人,仍然養尊處優,大部分人根本不明白民間疾苦!

其實有一樣的東西,作為信徒傳福音,應該需要謹記,福音是接觸人群,而不是給予我們消費,更不是給予我們滿足宗教情感。簡單而言,傳福音變成公式,純粹滿足自己宗教責任,沒有與陌生人dialogue,這根本不是福音!

傳福音,由接觸人開始,沒有接觸人的福音工作,只不過是自欺欺人


*其實早幾年還有在街頭傳福音,但人大了,對福音理解深了,知道簡單一夜在街頭,沒有與人聯繫,根本什麼用也沒有,倒不如平日需要教會發聲的時候,教會大大聲行公義、好憐憫,而不是平安夜先出來搞東搞西!

延伸閱讀:
平安夜佈道1
平安夜佈道2

*兩篇仔好久的平安夜佈道!


品味搖滾詩人 - 蘇打綠

台灣神團五月天淺嚐過後,蘇打綠怎可以不談!
五月天的態度搖滾,屬於熱血系列,來到簡單直接,那麼蘇打綠應該是情感大師,尤其生活在石屎森林,城市人追追趕趕,生活是勉強維持,心靈卻顯得複雜,不是三言兩語可完全解釋得來,蘇打綠的音樂剛好捕捉這種複雜心態。
巴洛克與莫札特,遇上了搖滾樂,究竟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蘇打綠的團員,差不多所有人都有古典音樂的根基,加上酷愛不同種類音樂,有電子音樂,亦有後搖滾,以致他們的音樂層次,不只豐富,題材可塑性更廣,尤其是描述城市人的複雜感情。
城市生活被生活不同碎片片段構成,城市人瀰漫遊離感覺,實在感有點失真,唯一可做的,只有載上面具,放下尊嚴,直到最後一刻。其實不是沒有出路,問題是你敢不敢作!冒險去作夢,我想不是台灣人獨有,香港人亦然,尤其在香港玩非主流音樂,有人懂得欣賞,還會花費微薄金錢購物你的專輯,這已經是值得。
如是者,你還在煩惱什麼?「就算只有片刻,我也不害怕,是片刻組成永恆哪!」假如以基督信仰解說,趁著還有青春的心態,衰敗日子還未到,並在記念造物主情況下,找出你一生的召命。(傳道書12:1-3)





興之所致的熱血,沒有包袱地創作,把持自己在獨立音樂圈子游走,可擁有屬於自己的多變複雜的節奏,或許是蘇打綠的成功之道。儘管在訪問當中,青峰漫無章法的創作,教人摸不著頭腦,但他們的歌往往流露生活中的細節,只是一直埋藏在心裡,而音樂正好承載他們生命的殘碎片段,難怪蘇打綠超越了主流與非主流中的框架,以音樂中的品味,征服了對音樂韻味追求的樂迷。
回頭想想基督教詩歌,現代敬拜詩歌,放棄了傳統古典詩歌氛圍,以為在聖詩加上了搖滾味道,在台上有幾支結他及一套鼓,就可以成功將詩歌轉型, 主流中既沒有自我,亦沒有什麼特別個人之處。除了經常被人批評詩歌個人化外,更失去品味塑藝,結果就成了俗套的功能性音樂,詩歌唯一功能,就是為了服侍每星期教會的崇拜時段!
最後,現代詩歌成為了小圈子音樂,成為宗教陶醉的副產品。
那麼,蘇打綠的成功,是否能作一個借鏡呢?在堅持自我品味下,亦對音樂不同風格保持開放態度,好讓自己明白人的複雜情感,以致在創作詩歌有更多可能性。
最後,在找尋一首我最喜歡的蘇打綠歌曲,《燕窩》一定是首選!為何是首選?因為一聽,就知道當中詞編曲都是用心作品!





“(文/青峰)這首歌講的是我認為自己的歌者價值。燕子築巢,然後被佔有、焠鍊成一種殘忍卻被定義成「造福人們」的結果。我想歌手有時…

以上帝之名狂躁!

怒打這篇小文,一切源自來年機構的周年活動。當中相關活動的詳情,我不知道,更加不想知道,從來機構的大型活動,都是以「柒」作為總結,但小弟「被預設」在周年某一個事工上,儘管傻頭傻腦進到會議當中,明顯無奈,但算了!最重要的是,你不知為何而做,內容完全與創世紀一章一節一樣,空虛混沌……簡直係空虛混賬,總之向老闆交代就算了!如果說我們在機構服侍,乃是奉獻行為,那麼就更加將最好的東西給予上帝,我怎可能得過且過!要打得出這篇小文,我知道在機構以後一定無運行,但「我是憤怒」!結果,我決定要打這篇文章!

曾經有神學界的前輩勸我,「機構請到你,是他們的福氣,但機構已死,你留下來也沒有用處,乾脆找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另起爐灶吧!」亦有朋友真誠問我,「你估機構還有得救嗎?」甚至有人向我表明心志,「我在這裡心而死,不如及早離開,免得變成行屍走肉!」人家如何選擇去或留,自然要對自己選擇負責。至於我,老實講,我處於兩難,在內部繼續抗爭,還是揮一揮衣袖,隨風而去,屬靈一點講,我求上帝給我一條生路,放我出去搵錢,起碼有錢養老婆!

當然我明白做人處世,待人接物,最重要忍辱負重,小不忍則亂大謀,道理我是明白,但這不是我的個性。明槍易擋,暗箭難防,你中意放暗器,做小人,我無話可說,但我好歹也是一條漢子,明人不做暗事,要問候人,盡其量在全世界面前,就算要打下小報告,我平日的表情,已經足以令你討我厭,總之我就不會笑裡藏刀。

板起塊面已經是最大的尊重,難道要我笑面迎人呀!

作一名英雄豪傑,恩怨分明,豪邁見傲骨,但仍會心思細密,做事認真及三思後行!當真的按捺不住,怒爆小人,我也會小心,免得原本已經有意義的事情,因一時三刻不冷靜,結果功虧一簣,什麼大大小小改變也帶不下來。

經過數天一邊將性器官放在面上,一邊作默禱反思,離開機構,看似瀟灑,但對我而言,這是犬儒,絕不是來自信仰。 在機構服侍六年,我差不多將人生最黃金的青春,完完全全放在這裡,但我得到了什麼,到現時為止,我就只有永不止息的義怒。機構從來不會著重年輕有潛質的人材,更甚的,機構根本不明白年輕一代同工的處境,總之你要聽教聽話,一句反對聲音也不可以出口,而我算是當中的少數!有不同意的地方,我會在明在暗去提出,有時暗串,有時嬉笑,總之在其位置,盡了本份,決策者如何領受,就好等他向上帝負責!但在回歸上帝懷抱裡,我會否有錯呢?

「我要向高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會…

後末日創作希望

2012年,乃是多事之秋,尤其是瑪雅文化預言的世界末日。但末日的預告,並沒有令我們放下腳步,大部人像你與我一樣,生活仍然繼續。如果末日已經啟動,這數天好應該盡情放縱,通宵玩樂,直到終結。
可是末日沒有帶來全球性的影響,皆因真正的末日不是空間消失與物質的滅亡,而是人心底裡失去了盼望之靈。最害怕的末日,其實是人對未來沒有憧憬,不再發掘創意突破困局。
藝術家的創意,自然是最感動人心,讓人在面對末日,仍能淡淡然去面對。實在藝術家是城市的觸角,最能夠預測城市的死亡,亦更能夠透過創作不同作品,鼓勵活在狹窄小島的香港人,在藝術氛圍下找到希望,只是本土的藝術家,關心的只是即時效益,而不是問題的終極核心,此人是誰?當然是近來講多錯多的本地歌手王宛之是也!
要宣告城市的希望,先不要對周遭無知,亦不要和稀泥的正面思維,一切要來得實在,有真實掙扎及道成肉身,方才是絕妙的作品。所以創作如同呼吸,沒有與其他人一同呼吸,作品怎會有深度,讓我們的創作發揮到最高境界,並不斷想像對未來的無限可能性。
在此,希望人人每天勇敢地生存下來,就是對末日最大的抗衡。


*來自日本後搖滾班霸Toe的作品,Ordinary Day的創作意念,源自日本福島海嘯後,寄望災難過後,人類能夠繼續生存下去,就像災難前的簡樸生活……


生存的齒輪 - Mouse on the keys

當音樂真正解構了歌詞,本質地自我演繹,令情感被無文字符號引領下,進行未知的領域,神聖的臨在,彷若在一刻鐘屬於當下。
聽流行歌曲失去驚喜,實在感失去了靈魂,尤其香港人長期處於憂慮及焦急狀態下,能夠邂逅音樂的時間,只有幾分鐘的時間。倘若在急促的城市,終於有時間可安靜心靈,Mouse on the keys(下面簡稱MOTK)或許能給你感覺的節拍。
MOTK的音樂,只有琴鍵與鼓聲,以及含混營造出來的聲效,似乎是自由放任的演繹,卻原來是精密計算的編曲,以描述人心的爵士音樂、古典的氛圍感覺、以配合搖滾節拍,描繪音樂東京城市的日與夜。至於,概念方面,MOTK以藝術與哲學演奏見稱。每次演出,總是以影像、衣著及音樂結合,反映他們眼中的東京生活,那種崇洋文化與美式快餐,從而產生本土身分危機。
其實,在二戰後的大國發展太快,放棄保存一些古老文化,對於日本,他們放棄了武士道精神,盲目擁抱發展主義,直到今天明知核電已經失效,甚式對人類與一切都會構成嚴重威脅,但人類仍選擇透支未來資源,創造了自我末日。難怪聽著MOTK的大碟《An Anxious Object》,音樂雖然飄散著空虛感,但有著說不出的實在,因終於有人以音樂說出謊言背後的真相。
我尤其喜歡由德希德作品《Specters of Marx》以創作的歌曲《Spectre De Mouse》,描繪打工仔懶洋洋起身上班,以及最後一首歌曲《Soil》,以豐富色士風勾畫東京的夜生活,多元混濁,紛擾妖豔,只有盡情享樂,最後成為工作機械下的亡魂。
日復日,返工後玩樂,玩樂後又上班,直到死亡一刻的來臨,原來你沒有好好真正的活過。


這是否同樣香港的寫照呢?

在此想起了一段聖經經文,「作工的人在自己的勞碌上得到甚麼益處呢?我看 神給予世人的擔子,是要他們為此煩惱。他使萬事各按其時,成為美好;他又把永恆的意識放在人的心裡;雖然這樣,人還是不能察覺 神自始至終的作為。」
當時間被分秒構成下,我選擇忘記時間,讓心思意念被後搖滾顛覆,完全地練習學做一個人。
今個月20號,Mouse on the keys來港,你真的不可能再錯過!


音樂會詳情:http://www.facebook.com/events/287529324698035/?fref=ts

搖滾神學 - 站在兩難的魔童 Little Richard

(舊文重貼:純粹為了留下筆蹤!)

日前朋友傳送過來有關「音樂不是中性,而搖滾樂是屬魔鬼」的文章,心中感到悲喜交集,就是這種old-school文章還拿來獻世。倘若搖滾樂全屬魔鬼,那些什麼福音武術、福音電影,福音茶道,福音減肥……更多更多,全部都要收檔,皆因它們都是世俗的文化,與純正的基督信仰沒有關係。如是者,人們不能因為創造感到上帝的偉大,一切只能在基督宗教的文化遺產,找尋至高者的腳蹤。
事實上,當我們絕對化上帝的行動模式,基督信仰又怎會再有驚喜呢? 音樂如是,信仰如是,做人亦如是。
好了!返回正題!
假如搖滾樂與基督信仰真的水火不容,永恆地拉扯著, 這令我想起搖滾樂的歷史上,一名藍調/R&B的先鋒Little Richard, 一位既是傳道人,又是搖滾樂的前輩。
出生於虔誠信仰背景的黑人家庭,周遭身處是貧窮的深水埗地區, 但音樂卻是眾人在街上的娛樂,加上靈恩運動的興起,帶來對崇拜音樂的更新, 崇拜音樂不再崇尚理性歌詞及正統的白人文化,黑人崇拜音樂反而著重節拍與舞蹈。
在如此大環境配合下,狂野的演繹與緊湊的節拍,成為Little Richard的音樂形容詞亦由於他的瘋狂演繹,就連貓王也要cover一番。當然才華始終不能潛龍勿用,終於在一次與(福音)唱片公司(Specialty Records)的午餐會上,即興的演繹出首本名曲Tutti Frutti,一生就此改寫過來。




由於音樂帶來的名聲,性與毒品垂手可得,但父親的離世,令到信仰的陰霾此時發揮功能,就在事業可在更上一層樓時,他走進神學院修讀,回到最初成為牧師的夢想,但天生的搖滾樂手,並沒有從此洗禮過來,聖經的話語並沒有讓他學乖,搖滾樂的靈魂還是死纏不放。
英國的tour上,經典的Rolling Stone 主音Mike Jagger也要讚嘆Little Richard的表演,仿似一場佈道音樂會,甚至The Beatles也要從他身上取經。但回到搖滾樂的舞台,並沒有突破音域的法子,不斷重複彈奏old-school東西,聽眾始終會離你而去。在意志消沉下,性與吸毒再次結伴同行。到了懸崖勒馬的地步,Little RIchard還是回到宗教的懷抱……
經過了搖滾樂的洗禮及榮耀的時刻,他還是被推崇搖滾樂史上顯赫人物,即使他認為搖滾樂是屬乎魔鬼,更加是敵基督。然而搖滾樂靈魂與編曲型式,他還是樂於採用。
其中這一首 Great Gosh A'm…

五月天:倔強與熱血

先申報利益,我不是五月天的粉絲!我喜歡的是後搖滾及非主流音樂風格,只是女朋友不斷在我耳中狂唱,「突然好想你,你會在哪裡………」



天呀!我真好怕聽情歌,但女友的洗腦式的念唱,不得不教我在YouTube細聽五月天歌曲。其中有三首,小弟被五月天攻破我的後搖滾細胞!





《第二人生》裡的歌詞簡單得來,細緻描繪活在城市忙碌的情感人生,需要的不是追逐,而是單純的天真。純真的眼光,彷彿是機械化城市的解藥,皆因虛偽的制服背後,我們被磨成不像一個正常人。至於,《倉頡》散發的更加是情侶間,言語偽術說得多甜美,倘若彼此是模稜兩可,言語是不能給予感情的養份。



最後一首《我不願讓你一個人》,唱情歌唱得如此熱血,怪不得你們是台灣的天團!

繼承披頭四的靈魂,藉著音樂表達和平與愛,可以改變世界。還未是天團的主音阿信,眼看當時不少台灣樂隊,只是翻唱英文搖滾歌曲,根本只是抄襲人家,不會有什麼靈魂可言!憑藉對台灣本土的酷愛,在籌辦一場屬於台灣的音樂會中,要求每隊樂隊分享一首自創歌曲,結果「野台開唱」真的舉辦了,而且五月天亦唱了自創的作品軋車後,慢慢一步一步走上天團之路。


不是那一種情感氾濫的情歌,五月天的精神,就是那種對現實永不服輸的音樂態度。曾經在北京著名搖滾聖地表演,觀眾竟然只有小貓三四隻,但這種失落感沒有令天團一睡不起,反而他們像西方傳教士一樣,走訪內地大大小小的表演場地,皆因他們相信,五月天的熱血哲學,終有一天可感動中國青年人,結果……當然是成功到無敵吧!



五月天的自信倔強與熱血激情,似乎是今天基督信仰最需要的氣質!

回想近來教會內炙手可熱的討論議題「性別歧視條例」,明光社與其盟友陣型的所謂論述,怎樣也不夠膽說出,「同性戀就是罪!」沒有膽量以基督徒身分爆破公共空間,又要學人引用數據,但又畀人發現造假!
面對當日德國納稅黨上台,德國教會和諧地配合,甚至支持迫害猶太人,神學家巴特以信仰理據作《巴門宣言》反對納稅黨上台;但對比香港教會,強行進行公共論述爭辯同性戀議題,卻始終不願意鮮明表達信仰立場。失去了神學立場,如何引用不完整的例子,都是虛偽!

難怪今天香港教會再做什麼,都覺得不入流,因為信仰群體已經失去了屬靈的傲氣!

左閃右避談信仰立場,相信你不會聽懂五月天的音樂,還是聽你們虛假安慰的讚美之泉!



(*這篇文章在日後會作修飾,用作出版靈修之用,敬請留意!)

P.S. 五月天的《2012》,(這首五月天的《201…

神聖的寒意 - Sigur Rós

早幾天還是濕潤,看似要讓抽濕機大派用場,幸好香港終於寒冷起來。不過身體感受的寒意溫度,卻一點也不真實,而這一種不真實,可能源自人情冷暖。

來自冰島國家的Sigur Rós,以後搖滾式的編曲,結合著古典音樂氛圍,配上實驗性自創歌詠法 (Vonlenska),在飄渺靈性的緩慢樂章,聽者不會感到煩躁,反而在音樂最心深處,找到了俗世的清泉。




與世隔絕的冰島國家,大自然來到最大自然,鄉土的清新,就連城市的節拍感,亦顯得沉實安靜,難怪Sigur Rós音樂來得純潔,自然不帶任何污染,但純潔的優美,卻換來世界始亂終棄,國家被宣布破產。
至於,在這灰暗的香港小島,空間(space)與想像(imagine)是非賣品,不是如此容易得到,加上香港是一個現實到爆炸的都市,說什麼多元與和諧,就穿了,就是利益與物慾,方才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當然要追求主流價值,實在是人性選擇,但在劃破長空的光線帶領下,你是否仍然走進黑暗,抑或給自己多一個光明選擇呢。在雜亂無章的香港城市,流行編曲,驚喜已是意料中事;內容重複,空間的留白位置;被俗套音樂緊緊牢固,不再有衝擊帶來片刻的思靜。對我而言,載上俗套的耳機,細聽Sigur Rós,渴求在眾說紛擾的香港社會,心靈找到片刻的寧靜。


當文字力有不逮,音樂就是最好情感的載體,因為音樂含蓄,注有說不出的語言,而且後搖聖者追求的神聖感,更有深層韻律,甚或令我更接近上帝。

無論是選聽那一首作品,Sigur Rós的作品,仍能透視著立體的現代敗壞感。人類不顧一切的發展,正將地球推向滅亡的山谷。人類自私的亡靈,在我們心房默默等待,但人類仍然執迷不悟。 或許,在資本市場自行拯救亂印銀錢下,冰島不是真的破產,只是他們崇尚美麗的大自然,被世界的銅臭味拋棄而已。


神聖的寒意,在Sigur Rós的音樂推動下,令我頓然察覺到,人類的自私,正一步一步令自己滅亡。


今天不少教會的所謂敬拜,不是固步自封追求傳統聖詩,就是盲目追求不倫不類的詩歌搖滾,各自走向懸崖的極端,永遠沒有中間路線可言!其實有時所謂的敬拜的神聖感,並不在乎歌詞含有多少宗教術語,也不在乎傳統禮儀上的符號與模式,反而是參與的人,是否真的在乎上帝。

大家試試瘋狂的幻想,在一個沒有歌詞的敬拜中,只有音樂的帶動,而當中的氛圍,竟令你感到神聖的臨在,而絕不是個人靈裡的狂喜。這一種感覺,不是靈魂出竅,乃是實在地告訴你,你已經失去靈魂,活像沒有軀殼…

顛覆城市未來?

早前做了一些research,嘗試在鳥瞰香港城市的歷史及創意元素,以作用研討之用,但這篇小品即將石沉大海,那不如公諸同好,一起討論!

顛覆城市未來:「創意是城市規劃與創造財富的重要元素!」

我城的簡介:無根的一群
自1839年鴉片戰爭後,香港島被割讓給英國,但好快就變成自由貿易的天堂,鴉片是其主要的產品,直到整個香港被割讓後,鴉片近乎成為香港政府收入的一半,加上中國反鴉片運動,變相成香港利潤更多,最後由於鴉片的禍害令英美經濟受挫,鴉片被迫地在香港經濟中引退。1

然而,外國人在港擁有無明文的特權,中國工人似乎種族隔離。可是,本港的中國人並沒有帶來極端性的憤怒,這或許殖民政府帶來經濟上的繁榮,所以沒有帶來激烈反抗。亦正因如此,香港成為中國領土下的自由土地,混含著逃避政治迫害及發達機會的黃金小島。

二次大戰後,殖民政府開始廢取不少不公平政策,亦同時吸引不少中國難民來港,尤其是不少華人資本家,促成了香港更加人材,推進本港經濟繁榮。直到1989天安門事件後,出現大量的移民潮,差不多有60萬人選擇離港。2
儘管今天還沒有全面民主,議會內結合了混合政治,政府全然處於弱勢, 但不少移民的香港人,卻選擇回流返港,手持雙重居住權。實在,政治迫害沒有想像般恐怖,或許是中國在推行一國兩制時,考慮到西藏、台灣及其他自治區,香港可給予它們一個最佳的示範。

儘管香港的政制發展如何,願意留下承擔的的,佔不了大多數,是屬於難民與出走的一代。然而,信奉社會主義的共產國家,竟然讓香港繼續推行資本主義,這方才是最令人驚訝的地方。香港人始終沒有落地生根。

最成功的資本主義城市:土地皇者
「要看自由市場到底是如何運作,香港就是需要去的地方。」3不像其他國家,香港不用國防開支,亦沒有任何附加稅項,主要收入由自由貿易的轉口港,
變成以土地買賣作主要收入來源。儘管香港沒有龐大的稅收,但很多香港人住在狡窄的房間,卻需要支付天文數字的房屋價格,間接是另一種稅收。4

自回歸前,英國商家總是得到最新資訊,華資不過是其棋子,但殖民政府將大量從土地交易及博彩稅收的得益,接近一半的公共開支,放在不少福利政策上,算是作出一個適度的平衡。但回歸後,特區政府卻將這種無形的平衡打破,尤其是2003年,政府取消「居者有其屋計劃」,似乎保障了房地產利益,亦同時為中產或以下階層,帶來更大的經濟壓力。

即使特區政府或中國嘗試平衡了各利益集團,卻削減福利政策,以為英國…

(懶)有品地做愛

在近日同性戀爭議上,比較受爭議的,除了是同性愛被認為不道德外,肛交的性愛技巧,亦被公開討論。在此,我不想深入討論同性戀的性愛技巧,一來我不是同性戀者,二來同性戀者愛憮,我完全提不起「性」勁!(其實我唔講,你都知我是什麼立場!)
我的興趣,反而如何有愛地做愛!
一般社會大眾,當然希望維持既定傳統價值,最好是不變應萬變。於是在性行為的技巧,固然不能太前衛,不可以玩「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總之男上女下,女上男下,就是最穩陣,最能合乎信仰與道德。(*By the way,聖經的記載,好像列明做愛技巧指引,除了是羅馬書上的順性逆性私處外,幸好上帝沒有明言如何做愛,否則可能限制了做愛的創意。)
至於完全性開放的一群,固然不喜歡保守的性壓抑床技,甚至將道德禁忌全然解放,不斷挑戰性愛的道德底線,為的可能是追求快感的歡愉,將性愛推向未知的刺激國度。(*同樣,聖經的記載,並沒有多談論有什麼高超的性愛絕招,反而在《雅歌》書卷裡,作者(相信是男性)將他深愛女孩子的身體,美感地形容得體無完膚!)
在保守的性道德價值及放縱做愛之間,我們可否有走第三條路的可能嗎?
今天性愛變得公開,在你四周根本無法逃避,性慾被無時無刻挑動。同時,性愛亦登上大雅之堂,在朋友圈子及學術討論上,性愛已經成為既定議程。性愛的定義,或許已經是超出床上的技巧,反而是你我的話題,或是創作的靈感來源!
儘管今天性愛可在社會上掛上咀邊,但不等同可隨時隨地可以性騷擾及論說下三流的低俗咸濕笑話。作為有信仰作後盾的我,反而在談論性愛時,應反覆思量,如何令你深愛的另一伴滿足性需要。
沒有性愛前奏下,只是想快快地插入,精花四渺就算; 抑或在性愛過程中,先互相滿足對方,方才進行最後一步; 還是在進行性愛前,先一步一步營造浪漫氣氛,讓對方先好好感受你的愛呢?
什麼性別,什麼性愛技巧,中間沒有愛,肛交不肛交,又如何呢?另一伴不想,難道你會強姦嗎?
或許做愛可以好浪漫,好有文藝,好有空間讓你反思如何深愛對方,可惜主流的教會性論述,永遠只關心大衛像那條JJ,裸體永遠有一個咸濕的等號!
做愛,可以好有神學反思,亦需要品味的深思!
如果有一天,明光社不談肛交,談品味做愛,相信他們真的不再下體思考了!

其實愛,怎會只有數分鐘的床上技巧,床下的雙方相處更加來到重要!

Your body is a wonderland.....


Serrini - 民謠重口味?

「雖然我明白自己的音樂有時比較重口味,但是仍然希望把這種新口味音樂帶給更多的人。」
有點my little airport的意識型態,在細味城市流動的脈絡下,她總有一兩首歌形容得絕倫!

多少民謠的風格,卻不是鄉村愁曲,輕輕鬆鬆地彈奏,似乎是我城沒有空間下的福音。

生活已經充斥不同的謊言,而且不是三言兩語解釋過來下,聽一兩首Serrini的歌曲,可能會得著弦外之音的啟示。

Serrini: 全碟試聽《Why Prey'st Thou Upon The Poet's Heart》



即管看看輕鬆的生活態度,如何唱出社會背後的謊言!

Serrini 將會是1118山寨音樂會的表演嘉賓!

1118山寨音樂會詳情:http://www.facebook.com/events/316144511817157/

Serrini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Serrini.rocks?ref=ts&fref=ts

Serrini 網址:
http://www.serrinirocks.com/Serrini_Rocks/Home.html

寫篇愛的講章

雖然是讀過下神學,有兩個神學碩士,但我寫文章仔,絕少引用什麼經文,而且近年也積極逃避講道,連機構也怕了我,不找我作青少年主日講員!

從前我好喜歡講道,尤其懷念昨日在沙浸作青少年導師時,經常帶領查經時,自己亦有相當得著,不知我昨日衝動地離開教會後,組員會否懷愐昨日的時光嗎?

後來,聖經讀到悶透了,來來去去,孤獨幾味,信仰亦放不下,倒不如在塵世找尋上帝的腳跡。

因為聖經讀到太獨門,好快你對世間一切都沒有感覺。

好快你會忘記,你除了是珍貴的基督徒外,原來你亦是一個人。

你亦會誤解別人,也會標籤敵人,甚至不顧一切,以為擁有真理,就可以目中無人。

其實,放下原文釋經,神學思想後,自然發現到,基督信仰不是擁抱聖書,而是耶穌道成肉身的愛。

近日的香港城市就同性戀討論,同性戀是否罪大惡極,我實在不知道。

只是當你明白同性戀者的可愛後,你就自然不得不讚嘆上帝的偉大。

因為同性的愛情,比你我更珍而重之,同性愛對對方的信任,需要付出更大。
沒有婚書下的社會保障,社會的無形的壓力,人人以為同性戀只有肛交。

原來兩人相愛,只有床上的歡愉,卻沒有真誠的交流!

愛,已經被我們自稱基督徒,解構到體無完膚,我們忘記了做愛與愛情的分別!
那麼,愛是什麼?好難界定,但愛應該沒有懼怕吧!

願愛不再被人扭曲,讓我們不只在講愛,更加要製造愛。

相信如果在教會咁講,都是死得,所以機構朋友,千萬不要找我!

分享一首安靜舒服的歌曲,讓我們在classical music 中,感受一點愛情的浪漫!



同性戀也是人

在這個blog好少分享基督信仰與社會間的看法!

但今天除了美國大選外,還有香港的明光社起動萬人聯署,實在按捺不住!

美國的選情,我們沒有選票,控制不能,但自己地方的議題,你怎能容讓明光社橫行霸道,竟可以連公眾諮詢都唔畀,這是什麼道理!

假若公眾諮詢後,性傾向歧視法通過了,so what!
在教會內外宣講上帝審判同性戀,真的被人告上法庭,坐埋監,so what!
你堅持從上帝領受的真理,怕什麼迫害,你要做先知,你估咁容易呀!

總之就係……

你以聖經、神學、甚式什麼社會科學及醫學反對同性戀,it's fine! it is your freedom of choice.
但在日常生活中,同性戀者只是一個人,他們/她們/它們也要食飯痾屎,去廁所及工作;同樣生活在同一城市,同性戀也要面對地產霸權,買唔到樓要同居,可能仲要住板間房,仲要返工畀人鬧,簡單一條條例保障他們/她們/它們的生活,只是保護他們/她們/它們最基本需要,有何不何?

你要高舉信仰,up to you! God is watch over you!

you XXXXing hypocrites!

誰更像魔鬼 - lady gaga? 教會?

「流行音樂不是膚淺的。」

千奇百怪的挑釁造型,稱為怪獸之母,被批評為商品化下營造出來的流行天后,卻在一切花花綠綠的表面,沒有人理解她背後對音樂的認真,尤其是主流的基督徒,除了是一面倒,以貌取人,標籤人家的魔鬼造型外,敢肯定他們/她們全沒有留意過女神的音樂。
雖不知她是否魔鬼化身,但在唱片業步入黃昏年代,只是推出了3張專輯,卻賣出超過2300萬張唱片,而且在眾多的社交媒體,粉絲數目差不多有接近一億,不過,我不是她的粉絲, 始終我迷戀的是後搖的編曲與氛圍。
但對於我而言,她的音樂奮鬥史,更引入注目。
年少已經在傳統音樂中浸淫,在一所天主教的女子大學修讀,以批判的眼光認識宗教的黑暗面,並透過很多中世紀教會音樂中,學習凝重的音律。即使中學畢業後,有幸進到音樂學校,但真正讓Gaga突破的,卻是在紐約的downtown 地下音樂,更最終放棄學業,以一年時間,進出不同表演場地,不論是舞廳酒吧、甚或夜店及同性戀蒲點,總之有演出機會的,Gaga也不放過,希望闖出一片天。
當然,Gaga真的成名起來!
除了音樂上的成就,最重要還是她的「公眾形象」。以「怪獸」作為自我稱呼,在另類的獨特形象,穿插在大小媒體的鏡頭,將性的二元結構,完全解構過來,男女間的性權力,在Gaga的不少MV中,被穿透成為不可預料的身體。這或許是一般基督徒最反對她的地方,但除了將性玩弄在意義裡,對我而言,這只是創造流行音樂的技倆,反之她在得到名聲與財富下,成立了「Born this way慈善基金會」,幫助各地青少年重尋自我,更對個別青少年提議人生藍圖。





在流行曲的圈子,她的個性似乎不是被塑造出來,反而是她的敢言說「不」的態度!




即使面對商業壓力下,Gaga仍公開支持同性戀,放棄與大企業合作良機,更在MTV頒獎禮 音樂上親力親為,甚至連社交網絡的留言,都是她自己親自回覆!音樂造詣深厚,非主流的音樂信息,更是網絡能手,三位一體的,乃是在後現代文化下衍生的明星。
活在美麗與醜陋的矛盾中,她顛覆了!以真誠作為音樂元素,感動了喜歡她的跟隨者!以通俗的流行音樂,發揮了超脫的情感,難怪她是女神!
這一首或許是她的自白歌曲 - Hair




其實要講怪胎,先知以西結方才是皇者!





在舊約裡,最為怪胎的先知,應該算是以西結!荒謬的行為,從猶大國準備亡國開始,由捆綁自己身體(捆綁),去到以人的糞便烤餅(4:12)進食,無啦啦剃頭(5:1-4),,甚至妻子去世後,也沒…

現代聖詩之死

(轉載自基督教文藝通訊

*有部分文字,因早前字數有限,所以在自己blog加上去的。

一講到現代聖詩,自然想到讚美之泉及Hillsong United,加上不少青年信徒喜歡夾band,教會自然順服潮流,將傳統敬拜轉變成搖滾演唱會,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敬拜聲唱到喜喜洋洋。空洞的宗教歌詞,強行以搖滾方式敬拜,結果不只膚淺了基督信仰,更成為搖滾叛徒。

簡述搖滾樂靈魂

當進入搖滾歷史,不難發現搖滾樂出自黑人教會,就是黑人面對受歧視及窮苦的美國生活中,透過即興的藍調及自己的爵士樂,藉黑人的信仰反思,譜寫成另類聖詩。可惜有血肉的黑人聖詩,被白人教會認為是褻瀆上帝的音樂,導致黑人音樂流落民間,成為當時前衛的青少年潮流,不少白人音樂人亦要抄襲其彈奏方法,當時的反戰社運更與之不謀而合。最後發展成了今天的搖滾樂。


殿堂級組合U2,就是以「另類基督信徒」身分,在搖滾樂圈子裡,創作不同作品不斷為人權公義發聲。最令人印象深刻,就是以Jubilee 2000代言人的身分遊說不同西方國家,希望減低甚或取消對第三世界國家的債務,希望她們有經濟復甦的機會,而不是賺錢回來只能還債。


後搖滾的想像
雖然今天搖滾樂與社會處境已經不如從前緊扣,而且進入後搖滾(post-rock)時代,著重人性的心靈空間,編曲層次追求精緻,甚至沒有歌詞亦可,純粹以音樂表達情感,似乎更要求聽眾在沒有文字的音樂文本中反思。但這是否全然超脫了社會問題,純粹追求音樂的唯美感呢?


來自日本的「後搖滾」組合Mouse on the Keys,正是以德希達的解構哲學,藉著爵士樂的琴聲,配以激情的鼓聲,反映東京城市人的虛無情感。正是這一種反思處境的後搖滾味道,在沒有歌詞襯托下讓聽眾找尋思索的空間,並在後搖滾節拍下再找到人生的激情。

詩歌再想像
誠然,現代聖詩搖滾樂化,承繼不了搖滾樂的血液,更失去先知的狂喊,一切的現代聖詩只是為了服侍教會的敬拜時段而已。只要現代聖詩創作者的作品局限在服侍教會群體,被籠統的宗教詞彙及一成不變的編曲綁死,歌詞與編曲就永不會突破。
無論是黑人藍調、傳統搖滾樂、前衛的後搖滾,其音樂風格針對社會處境;亦因音樂比文字更有質感的文本,人能在情感中產生共鳴,更有勇氣在生活中抗衡。近來鍾氏兄弟異軍突起,加上另類基督教樂隊Hallelujah Get Out從中作梗,似乎本土現代詩歌,像是默默地起革命呢?




Anyway, 此文在face…

Refiy - 像個人去搖滾

活在謊言的氛圍,就像陰暗的天空,連呼吸也成假象。身邊的一切,好像電影Martix一樣,表面上真,但骨子裡卻是假得可憐。
活在真假難辨別的我城,在忙碌的生活節奏下,除了在忙裡偷閒,「掃下」iphone samsung galaxy 外,對於關心我城的發展,你是否顯得盲目了呢?
原來慣性的生存模式,已經令我盲目地給予洗腦有生存的空間!


以另類搖滾打著旗號,女主音一點狂野唱腔,即興搖擺的曲風,落實的音樂,似乎在呼叫著我,我要活得像一個人對於我而言,出於好奇,真的想知道1118山寨音樂會,Refiy如何令我反思秋高不爽,
當社會的謊言偽術,已經司空見慣,看來是需要音樂衝擊一下吧!


Refiy 將會是1118山寨音樂表演嘉賓之一,詳情請到以連結: http://www.facebook.com/events/316144511817157/
Refiy facebook page:
http://www.facebook.com/refiy.hk

問答無用的敬拜!

早前看到兩篇在upwill關於敬拜的文章,內容談及今年讚美之泉來港的讚美敬拜聚會。老實講,我不是「敬拜詩歌」的粉絲,更加不懂得欣賞。要欣賞音樂美感,我選擇後搖滾的編曲,在睡不著的晚上,會嘗試找些輕鬆的後搖爵士音樂輕鬆一下!要找尋信息,我選擇有深度的搖滾樂,如電子原音的Radiohead、詩意的Oasis,抑或近來喜歡的張懸,甚或在後搖滾裡擁抱城市人生活的Mouse on the key,
像讚美之泉般的詩歌,絕對不是我杯茶!
每個星期的教會敬拜與講道,不就是最能親近上帝嗎?為什麼要再多此一舉,撲飛敬拜呢? 要支付入場費,聽一場劣質敬拜音樂會及沒有本土意識的講道, 對我而言,這不過是一場做show的基督徒聚會,難聽地說,這是一場宗教式的巡迴音樂會,不過是用作硬推CD銷售量!
「敬拜」的聖經原意,不知是否因為現代敬拜潮流,被扭曲或被解構過來,其實,對聖經有多少理解,可能會多少發現,敬拜從不局限於詩歌,敬拜是心靈按真實去敬拜!基本上沒有音樂亦可,只要你的心思意念,敏銳上帝的同在,無時無刻也在敬拜! 在不斷敬拜的過程中,你答應了上帝這樣那樣,但在日常生活卻打回原形,給你什麼天籟之音,你也不會懂得敬拜!
誠然,在今天的我城,詩歌的內容,不落地去問蒼生,上帝怎會喜悅敬拜呢?你在敬拜音樂奏起下,向上帝應承什麼,犧牲什麼,願意什麼,一切都是你個人所需,與終末天國完全無關。
讚美之泉亦好,Hillsong也好,什麼本地的大型敬拜聚會都算了,說穿了,自high吧了!
喜歡抄襲現代彈奏方式的詩歌,永遠不會有自我精神,更談不出上帝創造出來個人的風格。試問這樣的詩歌,欠缺落地的思索,怎會有高質素的心靈作品。
You dont know what i mean? i dont know either!



延伸閱讀:
"‘Worship’ (Old English ‘weorthscipe’=‘worth-ship’) originally referred to the action of human beings in expressing homage to God because he is worthy of it. It covers such activities as adoration, thanksgiving, prayers of all kinds, the offer…

Love Face - 另類搖滾@另類想像

剛去了本地一場Live show,聽了一隊非本土的暖場樂隊,嘗試以後搖滾方式,抒發情感演繹,換來的卻是全程冷場。不只完全沒有編曲可言,三人組合的彈奏,完全沒有交流。四首歌曲,完全一樣,所有的高潮位,只是為了讓結他手自high!!!幸好,主音見好就收,不然台下觀眾一定會殺死他。
其實以「後搖滾」音樂方式演繹,倘若沒有生命的緯度承載,好容易變成一組雜音音符,變成四不像。
要另類,除了彈奏編曲外,內心的素養同樣重要!
(LoveFaceHK@其中一場演出)
作為另類搖滾的LoveFace,不先理解他們音樂背後的信息,編曲已經值回票價。抑鬱的樂章,卻沒有令人感到負面,反而感到舒服。情感的彈奏,令機械般生存著的香港人,在慣性生活中,找到理性以外的節拍!
可能是受到Radiohead的影響,LoveFace有點簡單的電子感,亦含有日本後搖滾大師級樂隊Toe的豐富編曲,雖然還沒有睇過他們的Live gig,但聽過YouTube後,我立時期待他們的現場Live,看看是否真人不露相,還是露相不真人!

一套鼓,一支bass/keyboard,一支結他,作為聽眾的我,真想看看電子與編曲,如何成為融合的載體。

LovefaceHK 將會是1118山寨音樂的表演嘉賓之一
詳情: http://www.facebook.com/events/316144511817157/






AMS - 態度仍然

在海外讀過下文化研究,原本想找一份平靜工作,在書店做收銀員,閒時看書,作過隱世小書僮。怎也想不到,今天做了一個小監製,亦因為工作緣故,在香港第一次接觸live gig,就是AMS (Amazing music staff)。
他們有一首歌曲,至今我仍然沒有忘記。

昨日與今朝相比,資訊愈是爆炸,城市問題愈見複雜,言論還是放鬆空間,亦是更加收窄!和平如何再被製造,談何容易?城市噪音不斷,心裡自然渴求清泉,但要求的歌曲,不是純粹犬儒,而是透過歌曲,好好看清現實真相,製造和平。
歌曲依舊,成了開放的文本,再加上波折的香港社會處境下,再聽此曲,我感到社會不需要和諧,而是和平!
不過和平,不是從天而降,而是各人平日努力的累積!


作為歌迷,期望他們在1118山寨音樂其他更好的作品!
後記: 哈哈哈!在AMS的facebok 專頁,找了三首我沒有聽過的歌曲
萬花筒: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v=10150140592695949 黃金石頭: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v=10150118438560949 及時作:http://www.facebook.com/photo.php?v=10150118014350949






真相的電子音樂 - Radiohead

在二次世界大戰後,科技發展成為了列強的主導,但人類情感並沒有顯得豐富,並且人與人之間,漸漸顯得疏離,而且機械式的生活,亦沒有令生活帶來任何驚喜,一切只是資本主義下的虛幻。

繁榮安定成為了金科玉律,青年人在經濟自主下,明顯感到不滿足,皆因自我身分被社會定形起來,時代疏離感令青年人失去身分。自此,有青年人透過搖滾樂尋找內在的心聲,其中在九十年代的電台司令 (Radiohead),就是藉著不按章法的編曲,憂傷的歌聲,勾起了時代的聲音,更成為不少知識分子研究對象。



其中Radiohead的《Just》,唱出都市人的冷漠、另一首《No Surprise》,描述青年人自殺前,不斷說出對社會的控訴、還有最新大碟King of Limbs中的Lotus Power,帶出生命中以以為擁有權力、金錢、性慾,但最後唯一能夠真正屬於自己的,就只有自己的漸漸衰殘的身體。



舉了一些歌曲例子,目的是要簡單說明,偏頗的真相,並不能令青年人「順服」,反之真正面對現實,即使內容是憂傷沉重,卻往往泛起青年人心聲。面對社會無數謊言,我們是否有勇氣說出真相,抵擋黑暗,即使到了最後,真相永遠是殘酷。電台司令的歌曲,未必意謂人類盼望的出路,但在眾人的共鳴感,卻意想不到令人繼續前行。
其實,當生活感受不到真相被崩解,滿以為笑面迎人可改變世界,才是真正的犬儒。要明白世界的虛無感,在真實的幽暗感下,個體如何再踏上征途路,作為基督信徒,這正是考驗我們對上主的信心。
在舊約聖經中,先知耶利米在國家以為相安無事下,膽敢說出「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在國民活在自欺欺人的情況下,先知耶利米說出了不該說的說話,與民為敵。結果,國家滅亡,聖殿被毀,耶利米全然與黑暗同活,實難想像他在哀歌中,仍說出對未來還有盼望的說話,「我們不至消滅,是出於耶和華諸般的慈愛,是因他的憐憫不致斷絕。」(耶利米哀歌 3:22)
透過電台司令的音樂及耶利米哀歌,當我們宣講與他者復和,卻沒有尋問現實,說出真相抵擋黑暗,這不是麻醉的基督信仰,又會是什麼?
活在後國教的香港,謊話仍然遍佈,不少社會議題仍然充斥語言偽術,作為基督徒,不是更加要撕破那些假面具,但主流基督信仰卻仍然宣講「萬事以和為貴」!拍完全沒有沒有時代感的福音電影、創作虛偽的詩歌、宣講信耶穌得平安的保險式福音,我突然想到先知耶利米的說話,「平安了!平安了!其實沒有平安。」
倘若基督信仰要自欺欺人,我情願選…

夠膽就唱:神奇膠

香港,正處於一個謊話的年代。

城市遍地黃金,只要捉緊機會,自然踏上發達之路,但一切都是城市的表皮。真正的香港,卻是遍地大型商場,長期處於機械般的生活模式,即使城市充斥大話連篇,城市人無暇理會,皆因搵食是終極皇道。
夜闌人靜,內心的呼喚不斷,就是我竟然願意活在謊話的社會裡,為的只是生存!耳朵需要一些直接了當的歌曲,讓我的腦袋被衝擊一番。

直接了當的歌曲,信息簡單不過,但共鳴感未必有,反而找著微小的東西,無限放大,再注入嬉笑怒罵的元素後,或許笑聲過後,思想回到現實,我才發覺自己面上的虛偽,當下我真的深切領會,This city is dying, and i should do something.


神奇膠簡介: 神奇膠於2007年成立,口號是熱血港青愛交友。神奇膠是一個充滿娛樂性的音樂單位,歌曲風趣反智,歌曲大多與日常生活點滴有關,結集多國文化,風格集舞曲、龐克、經典搖滾、繞舌等元素,每每令觀眾樂不思蜀,樂而忘返。
神奇膠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wondergarl 山寨音樂 Facebook:http://www.facebook.com/ShanZhaiMusic
(神奇膠將會是1118「說出真相 抵擋黑暗」的音樂會嘉賓 http://www.facebook.com/events/316144511817157/

音樂詩.張懸

音樂與詩句,大概是不能融合的。音樂有其獨特的風格,不管是編曲,抑或營造的氛圍,只要歌詞像讀白出的的文字,好容易變成四不像的死物,所以這正是小弟愛上後搖滾的原因。
音樂始終是另類的文字。詩句與音樂,還是分開吧! 但張懸的音樂,卻在衝擊我的固有想法。

原本沒有打算到香港呼叫音樂節,只是有朋友去不到,以平價轉售票子給我!老實說,除了張懸有點興趣外,其他樂團興趣不大。要聽深度的編曲,Mouse on the Keys與Toe的急勁,已經游刃有餘、要聽情感類別,北歐與法國的後搖滾,已經將聽者進入「出神」的狀態。


其實,要花幾百元聽一個張懸,值嗎?結果,我只能說幾百元聽張懸,太便宜了!
本帶著沒有驚喜的心態,等待著張懸出場,卻在場館站立中,我給她的音樂完全融化了!在接近流行曲式的風格演繹下,竟顯得不落俗套,甚至在她像詩句的歌詞中,我不能再說任何的語句。作為基督信徒,她深陷的內韻聲,實不能以任何基督宗教言語被描述,一切只可說在世界裡萬物的和好! 流動的不帶激情,詩詞永帶有弦外之音,讓我進入無限的境界,跳出了慣性的想像以外。


還有一個驚喜,當晚她以不純正的廣東話說出,「我想用我的音樂支持香港著黑色衫的人!」「不要溫水煮蛙,不要放棄,做一件好的事情,原本就是困難,就像尋找真愛一樣!」就連說話也像詩一樣,我真的佩服得不能不順服她的音樂!
在過慣了香港納悶生活,生命被機器般的工作侵食下,試著聽聽張懸的最新專輯,或許可讓你進到目前意想不到的境界。
從此以外,去台灣聽便宜的Live show外,我多了一個進去的藉口。她就是張懸!
(此圖轉載自呼叫音樂會的Facebook page!)

兩首張懸歌曲,令我從此深深愛上她了!

生命還是要前進

香港城市內,有兩種人。

一種在現實裡,希望掙扎求存,賺了大錢,衣食無憂,總之有錢就有了保障,即使心內有戚戚然的不甘,但卻不願踏出勇氣的一步!

另一種自然不滿唯一的生存之道,他們在不同途徑中,找了了內心的呼喚,渴求在單一裡,活出另一種生活方式。可是賺錢不多,生活變成潦倒,唯一依靠的,就只有堅定的意志。

好明顯我是後者!

讀了兩個神學碩士,在一個老牌青少年機構服侍,收入完全低於水平,接近三字頭,還沒有幹出什麼成績出來,還沉醉在搖滾樂的夢境,為說出自我認為的真相而活著。

但這一種活著是殘存,受不了外間的表面吸引,心裡總會有失落感,而且在理想與現實中,我時常在掙扎鬱結,是放棄還是繼續,畢竟自己也不是十八廿二了!

無論最後前路如何,都是自己選擇!到目前為止,我還是渴望忠於自己。
做好山寨音樂,搞好Hallelujah Get Out,還是其他有關搖滾樂的發展吧!

The Future is Now, By Toe, 祝中秋節快樂!

非一般的華文搖滾樂雜誌 《Gigs 搖滾音樂誌》

剛去完台北旅行,在誠品書店看到這本搖滾樂雜誌。

當然推介得,就不是只有Live show資訊,甚或碟評!
最重要是當中的寫手全部有份量,文字功力甚高,
更重要的是,雜誌文章以搖滾樂作為文本,分析不少流行樂團及經典樂隊的風格,
原來與社會處境及文化素養有關。

這實在是一本不可得多華文深度搖滾樂的雜誌,所以先大膽向大家推薦。

有興趣歡迎前往以連結詳閱:http://www.facebook.com/gigsmagazine

編曲的品味性 - How to count one to Ten

現代基督教詩歌,尤其是夾band的一群,有一種特別的迷思,就是以為多effect,多樂器就好!一排人在台上敬拜,人人高唱入雲,加上幾百隻千古不變的宗教字語,敬拜者進入「出神」狀態,頓時感到與上帝的同在。 個人的主體,是否真的敬拜,實在不能質疑。只是音樂上樂器的密集,卻不能蓋過品味上的庸俗。滿以為抄襲流行曲的搖滾樂理,將宗教詞彙就變成一首基督教詩歌,就算不能說你荒謬,也可以說你編曲上的懶惰,只求人人瑯瑯上口,結果將基督教詩歌殺死了。 這反映了聖詩的低俗,盲目追求高尚hierarchy的品味,失去了對城市的觸角,沒有節拍與編曲,成了一堆自己人方才明白的宗教音樂。 只要有精緻的編曲,同樣可塑造原音的品味。但問題是,信徒掛著心靈誠實敬拜主的屬靈金句,卻放棄了對音樂品味的追求。 基督教詩歌的,無錯,焦點需要向著三一上帝,但除了持守核心價值外,我實在聽不到其中信仰的豐富。 日本post rock樂隊 How to count one to ten,成軍還不到5年,已經推出兩隻EPs。 不用effector的音樂,一套鼓、一支bass、幾支結他、,沒有加插任何特別聲音,所有樂器保持原音彈奏著,音樂的豐富全憑編曲,並任由聽者自我詮釋。 原來保持音樂純正,美麗的樂韻自然掟放,不必將歌詞引入! 這是否對基督教詩歌,可有參考的地方呢? New EP songs, it will launch on 10.10.2012
If you are interest, buy it via whitenoise, they still got their 1st. EP. 唔講咁多,新歌試聽!

被描述的感情 - Portico Quartet

香港,一個沒有記憶的城市。人來人往,人情味是冷冰冰的質感。那麼什麼樣的音樂,可以在音階中代表著我城的步伐呢?
既然喜愛活在回歸前的繁榮香港,但對回歸後的香港,還是殘存留戀。只是有一樣東西,乃回歸前後也沒有改變,那就是擁抱經濟。純粹經濟的不行,你我根本就知道,只是沒有憑信心活出另類生活而已。 在這種後犬儒心態下,肉身得到了爽快的飽足,但靈魂卻是從未必醫治。結果生活消耗了,卻沒有一刻感到自己曾經活過。 在這種深層次的矛盾下,深淵點的爵士樂,有點前後不一味道,似乎彈奏出我不明白的感覺,尤其是面對我城的困局! 來自英國的Post-Jazz組合,Portico Quartet.

思詩歌

通常評論基督教詩歌,來來去去都是獨孤幾味,總是離不問詩歌好悶與詩歌無內容! 批評詩歌悶到抽筋的朋友,大部分都是年輕人,他們未必留意詩歌的內容,皆因歌詞大多是幾千年不變的道理,反而在演繹上停滯不前,結果連耳朵也想反抗。 至於批判詩歌內容者,大多信了耶穌一段時間,對詩歌內容有要求。可惜,詩歌如何嘗試創作,亦無法回應他們。原因好簡單,創作詩歌者沒有這種意識,怎會創作個人化以外的詩歌。 沉悶也好,內容也好,最重要的是什麼是「詩歌」呢?


*如果真係要聽個人化詩歌,我情願聽這一首好了,主音一出聲立即雞皮也彈起來! 整天地說心靈按真理唱詩,但詩歌各只為了崇拜時出現,詩歌就此變成了工具,信徒成為了工人,在念唱中訓練技術性回應宗教情感。 一日不解構對「詩歌」的定義,詩歌永遠不會有突破性的發展! *如果真係要聽個人化詩歌,我情願聽這一首好了,主音一出聲立即雞皮也彈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