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November, 2012

神聖的寒意 - Sigur Rós

早幾天還是濕潤,看似要讓抽濕機大派用場,幸好香港終於寒冷起來。不過身體感受的寒意溫度,卻一點也不真實,而這一種不真實,可能源自人情冷暖。

來自冰島國家的Sigur Rós,以後搖滾式的編曲,結合著古典音樂氛圍,配上實驗性自創歌詠法 (Vonlenska),在飄渺靈性的緩慢樂章,聽者不會感到煩躁,反而在音樂最心深處,找到了俗世的清泉。




與世隔絕的冰島國家,大自然來到最大自然,鄉土的清新,就連城市的節拍感,亦顯得沉實安靜,難怪Sigur Rós音樂來得純潔,自然不帶任何污染,但純潔的優美,卻換來世界始亂終棄,國家被宣布破產。
至於,在這灰暗的香港小島,空間(space)與想像(imagine)是非賣品,不是如此容易得到,加上香港是一個現實到爆炸的都市,說什麼多元與和諧,就穿了,就是利益與物慾,方才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當然要追求主流價值,實在是人性選擇,但在劃破長空的光線帶領下,你是否仍然走進黑暗,抑或給自己多一個光明選擇呢。在雜亂無章的香港城市,流行編曲,驚喜已是意料中事;內容重複,空間的留白位置;被俗套音樂緊緊牢固,不再有衝擊帶來片刻的思靜。對我而言,載上俗套的耳機,細聽Sigur Rós,渴求在眾說紛擾的香港社會,心靈找到片刻的寧靜。


當文字力有不逮,音樂就是最好情感的載體,因為音樂含蓄,注有說不出的語言,而且後搖聖者追求的神聖感,更有深層韻律,甚或令我更接近上帝。

無論是選聽那一首作品,Sigur Rós的作品,仍能透視著立體的現代敗壞感。人類不顧一切的發展,正將地球推向滅亡的山谷。人類自私的亡靈,在我們心房默默等待,但人類仍然執迷不悟。 或許,在資本市場自行拯救亂印銀錢下,冰島不是真的破產,只是他們崇尚美麗的大自然,被世界的銅臭味拋棄而已。


神聖的寒意,在Sigur Rós的音樂推動下,令我頓然察覺到,人類的自私,正一步一步令自己滅亡。


今天不少教會的所謂敬拜,不是固步自封追求傳統聖詩,就是盲目追求不倫不類的詩歌搖滾,各自走向懸崖的極端,永遠沒有中間路線可言!其實有時所謂的敬拜的神聖感,並不在乎歌詞含有多少宗教術語,也不在乎傳統禮儀上的符號與模式,反而是參與的人,是否真的在乎上帝。

大家試試瘋狂的幻想,在一個沒有歌詞的敬拜中,只有音樂的帶動,而當中的氛圍,竟令你感到神聖的臨在,而絕不是個人靈裡的狂喜。這一種感覺,不是靈魂出竅,乃是實在地告訴你,你已經失去靈魂,活像沒有軀殼…

顛覆城市未來?

早前做了一些research,嘗試在鳥瞰香港城市的歷史及創意元素,以作用研討之用,但這篇小品即將石沉大海,那不如公諸同好,一起討論!

顛覆城市未來:「創意是城市規劃與創造財富的重要元素!」

我城的簡介:無根的一群
自1839年鴉片戰爭後,香港島被割讓給英國,但好快就變成自由貿易的天堂,鴉片是其主要的產品,直到整個香港被割讓後,鴉片近乎成為香港政府收入的一半,加上中國反鴉片運動,變相成香港利潤更多,最後由於鴉片的禍害令英美經濟受挫,鴉片被迫地在香港經濟中引退。1

然而,外國人在港擁有無明文的特權,中國工人似乎種族隔離。可是,本港的中國人並沒有帶來極端性的憤怒,這或許殖民政府帶來經濟上的繁榮,所以沒有帶來激烈反抗。亦正因如此,香港成為中國領土下的自由土地,混含著逃避政治迫害及發達機會的黃金小島。

二次大戰後,殖民政府開始廢取不少不公平政策,亦同時吸引不少中國難民來港,尤其是不少華人資本家,促成了香港更加人材,推進本港經濟繁榮。直到1989天安門事件後,出現大量的移民潮,差不多有60萬人選擇離港。2
儘管今天還沒有全面民主,議會內結合了混合政治,政府全然處於弱勢, 但不少移民的香港人,卻選擇回流返港,手持雙重居住權。實在,政治迫害沒有想像般恐怖,或許是中國在推行一國兩制時,考慮到西藏、台灣及其他自治區,香港可給予它們一個最佳的示範。

儘管香港的政制發展如何,願意留下承擔的的,佔不了大多數,是屬於難民與出走的一代。然而,信奉社會主義的共產國家,竟然讓香港繼續推行資本主義,這方才是最令人驚訝的地方。香港人始終沒有落地生根。

最成功的資本主義城市:土地皇者
「要看自由市場到底是如何運作,香港就是需要去的地方。」3不像其他國家,香港不用國防開支,亦沒有任何附加稅項,主要收入由自由貿易的轉口港,
變成以土地買賣作主要收入來源。儘管香港沒有龐大的稅收,但很多香港人住在狡窄的房間,卻需要支付天文數字的房屋價格,間接是另一種稅收。4

自回歸前,英國商家總是得到最新資訊,華資不過是其棋子,但殖民政府將大量從土地交易及博彩稅收的得益,接近一半的公共開支,放在不少福利政策上,算是作出一個適度的平衡。但回歸後,特區政府卻將這種無形的平衡打破,尤其是2003年,政府取消「居者有其屋計劃」,似乎保障了房地產利益,亦同時為中產或以下階層,帶來更大的經濟壓力。

即使特區政府或中國嘗試平衡了各利益集團,卻削減福利政策,以為英國…

(懶)有品地做愛

在近日同性戀爭議上,比較受爭議的,除了是同性愛被認為不道德外,肛交的性愛技巧,亦被公開討論。在此,我不想深入討論同性戀的性愛技巧,一來我不是同性戀者,二來同性戀者愛憮,我完全提不起「性」勁!(其實我唔講,你都知我是什麼立場!)
我的興趣,反而如何有愛地做愛!
一般社會大眾,當然希望維持既定傳統價值,最好是不變應萬變。於是在性行為的技巧,固然不能太前衛,不可以玩「巴黎鐵塔反轉再反轉」,總之男上女下,女上男下,就是最穩陣,最能合乎信仰與道德。(*By the way,聖經的記載,好像列明做愛技巧指引,除了是羅馬書上的順性逆性私處外,幸好上帝沒有明言如何做愛,否則可能限制了做愛的創意。)
至於完全性開放的一群,固然不喜歡保守的性壓抑床技,甚至將道德禁忌全然解放,不斷挑戰性愛的道德底線,為的可能是追求快感的歡愉,將性愛推向未知的刺激國度。(*同樣,聖經的記載,並沒有多談論有什麼高超的性愛絕招,反而在《雅歌》書卷裡,作者(相信是男性)將他深愛女孩子的身體,美感地形容得體無完膚!)
在保守的性道德價值及放縱做愛之間,我們可否有走第三條路的可能嗎?
今天性愛變得公開,在你四周根本無法逃避,性慾被無時無刻挑動。同時,性愛亦登上大雅之堂,在朋友圈子及學術討論上,性愛已經成為既定議程。性愛的定義,或許已經是超出床上的技巧,反而是你我的話題,或是創作的靈感來源!
儘管今天性愛可在社會上掛上咀邊,但不等同可隨時隨地可以性騷擾及論說下三流的低俗咸濕笑話。作為有信仰作後盾的我,反而在談論性愛時,應反覆思量,如何令你深愛的另一伴滿足性需要。
沒有性愛前奏下,只是想快快地插入,精花四渺就算; 抑或在性愛過程中,先互相滿足對方,方才進行最後一步; 還是在進行性愛前,先一步一步營造浪漫氣氛,讓對方先好好感受你的愛呢?
什麼性別,什麼性愛技巧,中間沒有愛,肛交不肛交,又如何呢?另一伴不想,難道你會強姦嗎?
或許做愛可以好浪漫,好有文藝,好有空間讓你反思如何深愛對方,可惜主流的教會性論述,永遠只關心大衛像那條JJ,裸體永遠有一個咸濕的等號!
做愛,可以好有神學反思,亦需要品味的深思!
如果有一天,明光社不談肛交,談品味做愛,相信他們真的不再下體思考了!

其實愛,怎會只有數分鐘的床上技巧,床下的雙方相處更加來到重要!

Your body is a wonderland.....


Serrini - 民謠重口味?

「雖然我明白自己的音樂有時比較重口味,但是仍然希望把這種新口味音樂帶給更多的人。」
有點my little airport的意識型態,在細味城市流動的脈絡下,她總有一兩首歌形容得絕倫!

多少民謠的風格,卻不是鄉村愁曲,輕輕鬆鬆地彈奏,似乎是我城沒有空間下的福音。

生活已經充斥不同的謊言,而且不是三言兩語解釋過來下,聽一兩首Serrini的歌曲,可能會得著弦外之音的啟示。

Serrini: 全碟試聽《Why Prey'st Thou Upon The Poet's Heart》



即管看看輕鬆的生活態度,如何唱出社會背後的謊言!

Serrini 將會是1118山寨音樂會的表演嘉賓!

1118山寨音樂會詳情:http://www.facebook.com/events/316144511817157/

Serrini facebook:
http://www.facebook.com/Serrini.rocks?ref=ts&fref=ts

Serrini 網址:
http://www.serrinirocks.com/Serrini_Rocks/Home.html

寫篇愛的講章

雖然是讀過下神學,有兩個神學碩士,但我寫文章仔,絕少引用什麼經文,而且近年也積極逃避講道,連機構也怕了我,不找我作青少年主日講員!

從前我好喜歡講道,尤其懷念昨日在沙浸作青少年導師時,經常帶領查經時,自己亦有相當得著,不知我昨日衝動地離開教會後,組員會否懷愐昨日的時光嗎?

後來,聖經讀到悶透了,來來去去,孤獨幾味,信仰亦放不下,倒不如在塵世找尋上帝的腳跡。

因為聖經讀到太獨門,好快你對世間一切都沒有感覺。

好快你會忘記,你除了是珍貴的基督徒外,原來你亦是一個人。

你亦會誤解別人,也會標籤敵人,甚至不顧一切,以為擁有真理,就可以目中無人。

其實,放下原文釋經,神學思想後,自然發現到,基督信仰不是擁抱聖書,而是耶穌道成肉身的愛。

近日的香港城市就同性戀討論,同性戀是否罪大惡極,我實在不知道。

只是當你明白同性戀者的可愛後,你就自然不得不讚嘆上帝的偉大。

因為同性的愛情,比你我更珍而重之,同性愛對對方的信任,需要付出更大。
沒有婚書下的社會保障,社會的無形的壓力,人人以為同性戀只有肛交。

原來兩人相愛,只有床上的歡愉,卻沒有真誠的交流!

愛,已經被我們自稱基督徒,解構到體無完膚,我們忘記了做愛與愛情的分別!
那麼,愛是什麼?好難界定,但愛應該沒有懼怕吧!

願愛不再被人扭曲,讓我們不只在講愛,更加要製造愛。

相信如果在教會咁講,都是死得,所以機構朋友,千萬不要找我!

分享一首安靜舒服的歌曲,讓我們在classical music 中,感受一點愛情的浪漫!



同性戀也是人

在這個blog好少分享基督信仰與社會間的看法!

但今天除了美國大選外,還有香港的明光社起動萬人聯署,實在按捺不住!

美國的選情,我們沒有選票,控制不能,但自己地方的議題,你怎能容讓明光社橫行霸道,竟可以連公眾諮詢都唔畀,這是什麼道理!

假若公眾諮詢後,性傾向歧視法通過了,so what!
在教會內外宣講上帝審判同性戀,真的被人告上法庭,坐埋監,so what!
你堅持從上帝領受的真理,怕什麼迫害,你要做先知,你估咁容易呀!

總之就係……

你以聖經、神學、甚式什麼社會科學及醫學反對同性戀,it's fine! it is your freedom of choice.
但在日常生活中,同性戀者只是一個人,他們/她們/它們也要食飯痾屎,去廁所及工作;同樣生活在同一城市,同性戀也要面對地產霸權,買唔到樓要同居,可能仲要住板間房,仲要返工畀人鬧,簡單一條條例保障他們/她們/它們的生活,只是保護他們/她們/它們最基本需要,有何不何?

你要高舉信仰,up to you! God is watch over you!

you XXXXing hypocrites!

誰更像魔鬼 - lady gaga? 教會?

「流行音樂不是膚淺的。」

千奇百怪的挑釁造型,稱為怪獸之母,被批評為商品化下營造出來的流行天后,卻在一切花花綠綠的表面,沒有人理解她背後對音樂的認真,尤其是主流的基督徒,除了是一面倒,以貌取人,標籤人家的魔鬼造型外,敢肯定他們/她們全沒有留意過女神的音樂。
雖不知她是否魔鬼化身,但在唱片業步入黃昏年代,只是推出了3張專輯,卻賣出超過2300萬張唱片,而且在眾多的社交媒體,粉絲數目差不多有接近一億,不過,我不是她的粉絲, 始終我迷戀的是後搖的編曲與氛圍。
但對於我而言,她的音樂奮鬥史,更引入注目。
年少已經在傳統音樂中浸淫,在一所天主教的女子大學修讀,以批判的眼光認識宗教的黑暗面,並透過很多中世紀教會音樂中,學習凝重的音律。即使中學畢業後,有幸進到音樂學校,但真正讓Gaga突破的,卻是在紐約的downtown 地下音樂,更最終放棄學業,以一年時間,進出不同表演場地,不論是舞廳酒吧、甚或夜店及同性戀蒲點,總之有演出機會的,Gaga也不放過,希望闖出一片天。
當然,Gaga真的成名起來!
除了音樂上的成就,最重要還是她的「公眾形象」。以「怪獸」作為自我稱呼,在另類的獨特形象,穿插在大小媒體的鏡頭,將性的二元結構,完全解構過來,男女間的性權力,在Gaga的不少MV中,被穿透成為不可預料的身體。這或許是一般基督徒最反對她的地方,但除了將性玩弄在意義裡,對我而言,這只是創造流行音樂的技倆,反之她在得到名聲與財富下,成立了「Born this way慈善基金會」,幫助各地青少年重尋自我,更對個別青少年提議人生藍圖。





在流行曲的圈子,她的個性似乎不是被塑造出來,反而是她的敢言說「不」的態度!




即使面對商業壓力下,Gaga仍公開支持同性戀,放棄與大企業合作良機,更在MTV頒獎禮 音樂上親力親為,甚至連社交網絡的留言,都是她自己親自回覆!音樂造詣深厚,非主流的音樂信息,更是網絡能手,三位一體的,乃是在後現代文化下衍生的明星。
活在美麗與醜陋的矛盾中,她顛覆了!以真誠作為音樂元素,感動了喜歡她的跟隨者!以通俗的流行音樂,發揮了超脫的情感,難怪她是女神!
這一首或許是她的自白歌曲 - Hair




其實要講怪胎,先知以西結方才是皇者!





在舊約裡,最為怪胎的先知,應該算是以西結!荒謬的行為,從猶大國準備亡國開始,由捆綁自己身體(捆綁),去到以人的糞便烤餅(4:12)進食,無啦啦剃頭(5:1-4),,甚至妻子去世後,也沒…

現代聖詩之死

(轉載自基督教文藝通訊

*有部分文字,因早前字數有限,所以在自己blog加上去的。

一講到現代聖詩,自然想到讚美之泉及Hillsong United,加上不少青年信徒喜歡夾band,教會自然順服潮流,將傳統敬拜轉變成搖滾演唱會,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敬拜聲唱到喜喜洋洋。空洞的宗教歌詞,強行以搖滾方式敬拜,結果不只膚淺了基督信仰,更成為搖滾叛徒。

簡述搖滾樂靈魂

當進入搖滾歷史,不難發現搖滾樂出自黑人教會,就是黑人面對受歧視及窮苦的美國生活中,透過即興的藍調及自己的爵士樂,藉黑人的信仰反思,譜寫成另類聖詩。可惜有血肉的黑人聖詩,被白人教會認為是褻瀆上帝的音樂,導致黑人音樂流落民間,成為當時前衛的青少年潮流,不少白人音樂人亦要抄襲其彈奏方法,當時的反戰社運更與之不謀而合。最後發展成了今天的搖滾樂。


殿堂級組合U2,就是以「另類基督信徒」身分,在搖滾樂圈子裡,創作不同作品不斷為人權公義發聲。最令人印象深刻,就是以Jubilee 2000代言人的身分遊說不同西方國家,希望減低甚或取消對第三世界國家的債務,希望她們有經濟復甦的機會,而不是賺錢回來只能還債。


後搖滾的想像
雖然今天搖滾樂與社會處境已經不如從前緊扣,而且進入後搖滾(post-rock)時代,著重人性的心靈空間,編曲層次追求精緻,甚至沒有歌詞亦可,純粹以音樂表達情感,似乎更要求聽眾在沒有文字的音樂文本中反思。但這是否全然超脫了社會問題,純粹追求音樂的唯美感呢?


來自日本的「後搖滾」組合Mouse on the Keys,正是以德希達的解構哲學,藉著爵士樂的琴聲,配以激情的鼓聲,反映東京城市人的虛無情感。正是這一種反思處境的後搖滾味道,在沒有歌詞襯托下讓聽眾找尋思索的空間,並在後搖滾節拍下再找到人生的激情。

詩歌再想像
誠然,現代聖詩搖滾樂化,承繼不了搖滾樂的血液,更失去先知的狂喊,一切的現代聖詩只是為了服侍教會的敬拜時段而已。只要現代聖詩創作者的作品局限在服侍教會群體,被籠統的宗教詞彙及一成不變的編曲綁死,歌詞與編曲就永不會突破。
無論是黑人藍調、傳統搖滾樂、前衛的後搖滾,其音樂風格針對社會處境;亦因音樂比文字更有質感的文本,人能在情感中產生共鳴,更有勇氣在生活中抗衡。近來鍾氏兄弟異軍突起,加上另類基督教樂隊Hallelujah Get Out從中作梗,似乎本土現代詩歌,像是默默地起革命呢?




Anyway, 此文在f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