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4

現存式的顛覆者

轉載自小弟的藝頻專欄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互聯網】 對筆者而言,《時代的顛覆者》歌曲不算是新鮮,皆因小弟好久之前已經聽過相關Demo。不過無論如何都要簡單評論一下。從MV拍攝去談,拍攝影像不算是前衛,而且影像與歌曲所表達的信息距離甚遠。倘若有心拍攝footages中歌曲所描述的情況,立法會、新界東北、政客們與昔日抗爭場合,還有更多香港場景一定要加插在內。如是者,影像與音樂所帶出的故事才能完滿,而不是純粹拍攝華麗的鏡頭。或許是筆者喜歡較寫實的影像,尤其這首歌曲是描述香港本土的狀況。
所以當筆者再重新想像這首歌曲,我是刻意不觀看有關音樂短片去欣賞。作為一個基督徒,這首歌曲帶有先知性。不過不是先知性的預想將來城市的景況,而是今天香港人活在謊言中,我們只以為安全,但其實是危險滿佈,此歌曲正好是將聽眾帶回真實世界,並泛起內心面對事實的勇氣。 但《時代的顛覆者》沒有再引領聽眾再想像一下,而是在單純地反映了現實。那麼筆者作了一個大膽的嘗試,就是將《時代的顛覆者》與鍾氏兄弟早前創作的另一首歌曲《重新想像》作平衡聆聽,發覺這樣才算是一個完全的故事,畢竟重新想像先是基督信仰最令人著迷之處。 但只是從音樂喜好出發,筆者還是較喜歡《時代的顛覆者》呢!始終在一個失控的正能量世代,耶利米式的哀歌更能將想像推得更前。
當然《重新想像》MV同樣是影像去得不夠盡。問題同樣描述真實的歌曲,影像同樣需要有紀實(紀錄真實)的要求。對影像的要求,同樣是需要與樂迷日常生活容易產生共鳴感。 延伸閱讀: 音樂-悶悶不作樂 新媒體與音樂(1) - Youtube 只有批評,沒有建議是不設實際的。如何將影像與音樂結合呢?筆者想到Linkin Park的what i've done應該可表達到吧!有興趣可以欣賞下,大概欣賞過後你會明白筆者以上所言。

音樂復古(2) - 動手造樂器

轉載自小弟的藝頻專欄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互聯網】 不論是專業或業餘音樂人,只要你真正喜歡音樂,有沒有實體樂器一樣可以奏出樂章。假若你是大戶人家,音樂對你而言可能是一種精神食糧,在不用憂慮柴米油鹽的情況下,你可輕易擁有樂器。反之,經濟狀況不理想的家庭,音樂可說是奢侈品。不過,今天互聯網資訊發達,學習音樂亦未必需要去音樂學院,有恆心的音樂發燒友,只要透過觀看網上視頻,一樣可以輕鬆學習。當然,音樂的高貴品味可能仍離你甚遠,皆因閣下連購買便宜樂器的資金也沒有。對貧苦大眾而言,音樂讓你錯覺時光倒流——回到中世紀的歐洲貴族社會,音樂是資產階級的玩意,觀賞音樂會是大富人家的「圍威喂」聚會。
日本有兩位音樂人Sou和Kumama,不知是否生活苦悶無聊,竟然可以運用平日廚房各式各樣的碗筷餐具,以筷子及木湯匙敲打出有節奏及有旋律的音樂來,而這一種獨特創造的樂器被稱為「食琴」(Dishphone)。但筆者覺得最強的仍然是以廚房器具敲打出莫扎特的《土耳其進行曲》,如果莫扎特在天之靈,一定會以鋼琴與兩位日本音樂人Jam歌吧!



一套完整的鼓相信價值不菲,但買一套練習用的電鼓,貧苦大眾也未必花費不起。不過要練習打鼓技藝,不一定要一套鼓,只要發揮創意一樣可以。幾年前網上供人不斷傳閱的視頻,一位中學生就是以餅罐、枕頭與教科書做一套「不完整」的鼓出來練習。真正喜歡音樂的人,總會在沒有辦法中找到辦法的。



或許一套自製鼓及廚具樂器,也需要花些時間去配置,倒不如做一些細小的樂器。這段影片正是以兩條小木條、一些碎紙及橡皮筋來造一部自家製口琴,有興趣者可以一試。


圖片來自互聯網 路是人行出來,樂器亦是人造出來。假若音樂真的不分你我,只要你喜歡就隨時隨地都可以玩音樂,倒不如做一個樂器發明家,以有限的資源發揮你無限的創意! 音樂的本質不在乎是否有樂器在手,反而是你個人對音樂有幾多想像力;而你的想像力,可能會在不知不覺間創造了新的樂器,將音樂樂器史帶進一個新世代。以下提供一些片段,希望可刺激你對音樂的想像。 當然以上都是一些例子,世上還有更多神奇怪誕的樂器創造者,但舉出以上例子,只是想說明只要你對音樂充滿熱血,無論生活環境有多困苦,只要有一個音樂夢,你便可在虛無的人生中感到一些樂趣。是時候運用創意,製造你獨一無二的樂器吧! 後記: 其實還有更多自家製樂器的方法,有興趣可以上Pinterest的「Homemade Musi…

有人寫字:咪鬼讀神學啦!

專載自小弟有人寫字專欄
經常聽到不少人讀神學,原因都是受到上帝的感召,又有一些快言快語的直言純粹為「搵兩餐」,堂會要求你修讀神學,修畢幾年後做一個「乖乖豬」的傳道人。至於我決定讀神學,也有多少來自上帝的感動,但最主要的原因還是興趣所致,喜歡在神學上苦命追求天地間的奧祕。作為一個對信仰認真的基督徒,修讀神學是基本要求,對嗎? 不過,作為一個已經有了兩個神學碩士學位仔的壞孩子,當有青年人想投身修讀神學,我會極力勸說不要憑血氣去修讀。人生命有限,光陰似箭,一旦以青春燃燒了你的信仰,除非有時光機回到從前重新選擇,否則錯過了人生最燦爛的光輝歲月,悔不當初,回不了頭,最終受苦是你自己。倘若你真心奉獻青春給上帝,有勇氣挑戰人生旅途,修讀神學可以是不錯的選擇。 但一旦將讀神學的浪漫面紗漸漸解開後,「捱窮」與「尊嚴」是你必須面對的真實事情。或許在信仰理解上,你的「舊我」已釘在十字架上,「新我」為主而活,以為自尊已一同在十字架上被釘,但一走出教會群體,進到花花世界後,原來只是你一廂情願。原來修讀神學不是讀吓神學家理論與聖經研究咁簡單,當中的犧牲你未必能夠想像。 事緣有一次出席女友朋友的生日聚會,餐廳之高檔應該是open rice建議每位平均花費$500以上那種。面對的是花花世界的狂歡節拍,場內都是達官貴人,大概他們的月薪都是幾十萬一個月的那一種,好藍血,銀紙應該可以當廁紙用,食煙仔都要食雪茄。至於餐廳餐牌的食物,應該是我發達後才可以支付的價錢,平均order一杯酒都要差不多一百幾十蚊,試問我這位窮苦神學生怎會花得起?我知道自己不是屬於這個貴族圈子。 心中頓時被無比的悶氣充塞,最後決定到附近的廉價快餐店先填飽肚子後,才再回到狂歡酒吧派對。原本以為早已經放下世俗的眼光,自尊早釘在十字架上。但面對現實環境,自問從前衰衰地都去過英澳留學,家人提供你名成利就的機會,我卻選擇神學窄路。你種甚麼就有甚麼果子,從前以為曾經看重的金錢與地位,真的可以放下給上主,揮一揮衣袖懶係走「神貧」屬靈操練,死也不順服,結果教會與機構也容不下我來,我當是小事一樁。天下如此大,總會有留人處。 不過年紀愈大,責任也愈來愈多,就算你喜歡的女人不介意你窮困,自己作為一個男人身無份文,基本自尊也有多少吧!在廉價快餐店裡眼前生活的苦澀,面對只為填肚的食物,加上面前高貴的女友毫不介意與你食junk food。那一刻,我想再堅強的男人也會流…

用音樂說故事

轉載自小弟工作的藝頻
【文:文化九公 / 圖:網絡圖片作為一個樂迷,無論你是主流音樂的愛好者,還是喜歡另類音樂選擇,音樂定必給予你真摯的感動,音樂於你來說正蘊藏著不能以文字形容的奧秘。令人難於忘記的音樂,除了是優美的旋律及精緻的歌詞與編曲,最重要的是音樂塑造了故事(非道德說教那種),而故事產生了動人的想像空間,亦讓人的思緒易於走進內心深處。曾感動你心的音樂,有時像種子般植根在心中,偶有機會聽到熟悉的旋律,當日的感動又再一次被泛起,重新記起人生歷程中曾經心痛與感動的痕跡。簡單而言,相較於道德說教式的故事停留的知性層面,音樂可說是軟性故事的情感載體。 當然,音樂亦可以沒有故事可言。故事需要人物、時間、地點等周邊元素組成,音樂卻可以純粹是一種表達人類的感情或靈魂的語言。音樂承載了聽者的故事,可能是聽者自身的個人投射,一切未必與音樂有必然關係。作為一種非文字的文本音樂,在後現代的閱讀下,同一首歌可以帶來有不同的感動。音樂可以令聽者想起逝去的親人、抑或想起與情人的浪漫情景、甚至是父母對自己養育的厚愛。但音樂亦能打破傳統故事的組成元素,成為一種新創意的故事文本。憂傷痛悔的音色、狂喜急勁的節拍旋律、意想不到的編曲及空間感強的樂音,完全可令你在不能意識的狀態下衝進你的感情世界,只要音樂一奏起,將聽者的靈魂提升一個非真實的空間,聽者的靈魂自然會在音樂空間塑造自己的故事。 所以動聽的音樂都可能是帶著故事的。其實在音樂世界中,你不只在享受音樂,在享受音樂過程中更是讓音樂塑造了你,使你的生命與其他人不一樣。當你在學習音樂的旅程上,你發現不用隨波逐流,你發現了自己的獨特之處。或許音樂就有這一種難於形容的魅力,一旦愛上了就不能輕易自拔,然後在音樂中發現了自己。音樂從來不只是聽,不只是用心感受,更可能幫助你我編寫自己的故事,塑造與眾不同的自己。

這段影片應該是日本某一間琴行的廣告。影片內容大意是描述一位笨手笨腳的父親,如何咬緊牙關學習彈奏一首古典音樂,藉以表達對將出嫁的女兒的愛。有興趣可慢慢欣賞。



早前在網上瘋傳的泰國洗頭水廣告,就是借助音樂說故事。影片中描述一位聾啞女生,如何憑藉對音樂的熱愛,最終在古典音樂比賽中勝出。



以上可能都是以音樂虛構一些故事,感覺未必如此真實。但來自蘇格蘭的Evelyn Elizabeth,作為近代西方音樂世界的全職敲擊樂手,幼年因為聽覺出現問題而失聰,不過卻無阻她的演出,…

香港音樂系列 (13) 浪跡爵士遊俠——Teriver Cheung專訪

轉載自小弟的工作網站藝頻
【文:文化九公 / 圖:Teriver Cheung、網絡圖片】 日本小說家村上春樹在還未成名以前,曾當過爵士酒吧的老闆,為的是每天可以聽下爵士樂,亦可在酒過三巡後觀察眾生相。大概是爵士樂啟發了他的創作小宇宙,在二十九歲之齡突然動筆寫起小說來,將文字與爵士樂融會貫通在小說世界之中。 倘若騷靈爵士樂與鬱悶的香港相遇,那麼爵士樂會否好似感動村上春樹一樣,加倍感動香港來發掘自己的音樂個性?誠然,在香港要談論爵士樂,第一時間你只會想起包以正。不過大隱隱於市,小隱隱於野,香港亦有不少出色的爵士樂手,例如是旅居紐約的香港爵士樂手Teriver Cheung。在華語世界的媒體報道,你很少會注意到Teriver的名字,但原來他的足跡已經遍及世界各地。近在咫尺的有中國、香港與台北,遠道出征的亦去過波蘭爵士音樂節不下十次。 於是乎,筆者倒想藉訪問Teriver,看看他只是一位黃毛小子,還是真正的爵士浪人。 左右開弓
古典樂向來要求嚴謹,那它與爵士樂所隱含的釋放靈魂特質,是否可以融合在一起呢?聽著Teriver的音樂,你可以想像到音樂沒有甚麼不可能。如筆者一邊聽著他其中一首被古典樂啟發的歌曲《My Nocturne》,一邊寫著這篇爵士樂小品文章,其音質上是爵士樂的聲音,但在編曲層次上卻帶有古典樂的空間感。自由騷靈與嚴謹細緻並存,這首歌曲難得地作了一個適當的平衡。其實這種特色可追溯自Teriver學習音樂的故事。 「我最初學習音樂,一半出於對音樂的好奇心,另一半是家人要求學習,所以六歲開始學鋼琴。後來發現原來需要考鋼琴試,終不想將興趣變成一種考試壓力而放棄了學琴。之後有機會接觸不同類型的音樂,例如Radiohead的迷幻電子及大師級的Jeff Beck拼貼音樂,直到迷上爵士樂後,我就一心堅決去美國學習爵士樂了。不過,我並沒有將當日學古典樂的訓練拋諸腦後,反而平日玩音樂時,都會將古典樂的Harmony及Ear Training應用到創作上。」左手地上畫圓圈,右手牆上寫詩。不知假以時日Teriver繼續創作下去,會否帶來一種新的音樂類別呢?這種未被定型的音樂,實在令筆者引頸以待。
華人玩爵士樂?
爵士樂源自美國奧蘭多城的黑人社區——一個長期浸淫於輕鬆玩樂的氛圍,對文化藝術持開放態度的一個地方。當地黑人會在教會內或三五知己聚集時一起玩音樂,亦不知不覺形成了獨特文化。面對著二等美國公民…

新媒體與音樂 (1) – YouTube

文章轉載自小弟的工作網站藝頻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互聯網】 “Music Video was the most terrific sandbox, where I could try anything.” David Fincher, an American film director and music video director# 早前談及的網上音樂平台,實在意猶未盡,理應可以研究一下相關題目,尤其是互聯網、社交媒體及網上視頻的發展,因為現時也不只是獨立音樂人借助網上免費渠道來發佈自己的音樂作品,不少大型唱片公司也開始學習如何做網上宣傳旗下的歌手。於此,新媒體遂成他們寸土必爭的宣傳用地,但如何運用得宜,實在值得音樂人仔細研究。今次不妨探討一下YouTube為大眾在聽音樂方面所帶來的影響,如何將欣賞音樂的定義由「聽音樂」變成「看音樂」,這一切得由音樂短片(Music Video)開始說起。 淺談音樂短片的生態 一般而言,要製作一段傳統音樂短片,多數由唱片公司的一隊創作團體負責,配合吸引及帶來想像空間的影像,將之交由傳統媒體平台播放。簡單來說,音樂短片是唱片公司的宣傳副產品,將錄製好的主打歌曲以影像方式作推廣之用。不過,這種單向的音樂短片製作方式,今天當然已被YouTube打破,而針對在YouTube播放的製作技術,音樂人只要懂得簡單剪輯技巧、對影像美學有一定要求及拍攝鏡頭的基本掌握,拍攝音樂短片的難度委實不高。再者YouTube的音樂短片不受時間限制,現階段可播放超過五分鐘的音樂短片,亦不受繁雜的條例過分管制;有不少音樂短片更先行拍攝影像再創作歌曲,甚至有些實驗性音樂短片已經結合其他手提電子裝置,如互動遊戲及手機apps……凡此種種,均試圖打破人們對音樂短片的單一想像^。總而言之,音樂短片不再是唱片公司的宣傳專利,而由音樂人主導製作的音樂短片,應該最能夠有效傳遞音樂所表達的東西。不過話說回來,從前拍攝音樂短片的專業性,變成今天人人可拍攝與製造的新媒體年代,對於甚麼是音樂短片與音樂短片的質素,可能就需要再重新定義。
除了YouTube為音樂短片所帶來的重新想像,冰島天后Bjork早前找來了不同的設計師、藝術家、科學家及樂器製造者一同研發了一個音樂教育名為Biophilia 的平板電腦apps,當中包含了刺激學生對音樂、自然與科技的追求,有興趣的朋友可以下載試玩。


搖滾的悔悟

轉載自小弟的工作網站藝頻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互聯網】 放假回來後,終於可以坐下寫這一篇文章。其實一直想寫有關Rubberband的辭演澳門維穩騷的文章,只是一直而來都沒有時間,一切來自RubberBand捐助「區區有飯開」開始。 因為澳門五一音樂會,如果不是謝安琪首先辭演,相信Rubberband可能再次「中伏」出席維穩騷。其實上年的啟德維穩騷已經是一個重大教訓,今次澳門五一音樂會差點又成為公關災難,相信幫助RubberBand安排所有音樂會那位公關,在政治觸角近乎零的情況下,還能夠留在公司工作,應該是RubberBand施予的恩典。 歸回正題,上年7.1啟德維穩騷後,不管你是否認同Rubberband在敵方陣地高歌反對,還是不喜歡他們左右逢源也好,但總算他們按照當日發出聲明所承諾的,就是將當日7.1啟德維穩騷的酬金,回饋基層。當日的聲明,筆者在RubberBand的面書轉貼下來。 「政治從來都在身邊,很平常。今次我們上了一堂很好的政治課,令支持我們的樂迷失望,我們由衷致歉。經過這幾天的反覆思量,我們覺得其實哪裡有舞台,哪裡都可以發聲。主辦單位說,這個音樂節本身就是一個訴求,那麼,在這個平台上,我們也可以表達我們的訴求!我們亦決定捐出是次活動的酬金,回饋基層。活動完畢後,我們會重返遊行隊伍。亦在此呼籲所有關心香港自由民主發展的朋友,在當天踴躍上街表達自己意願。希望言論繼續自由!希望我們的年輕人能在一個公義、公平、自由的地方成長!RubberBand 22-06-2013」 據蘋果日報的報道,RubberBand將演出酬勞72000全數捐助給「區區有飯開」,理應是最完美的結局吧!但筆者總是有點懷疑,尤其是整個大型音樂會,RubberBand的演出原來只有72000,五個人平均分配也只有14400,就是真的為了一萬多元就甘願在敵方陣地演出並陪上一路而來的形象嗎?誠然,如RubberBand的聲明所指,「主辦單位說,這個音樂節本身就是一個訴求,那麼,在這個平台上,我們也可以表達我們的訴求!」只是筆者認為,真正的平台,或者我認為真正的舞台,應該就是你日常生活的表現,而不是單單在舞台上演出幾首反戰歌曲就是了。倘若真心關心基層,更應該不要作這種一次過的捐款,樂隊成員們更應該親身接觸基層群體,關心他們。有可能的,更加是長期的服侍,而不是單單將不義之財捐出去,潔淨雙手就算。 其…

有人寫字:從佔中到性別:一切與教會何干

圖片轉自互聯網
文章轉載自小弟的專欄有人寫字
假如佔領中環刺激到既得利益者的神經,那麼性別議題應該是最貼身的討論。一位信徒可以不知道甚麼是本土派、佔中政治及地產霸權,但性別議題你一定知道,皆因在教會狂推及宣傳的耳濡目染下,你多少知道甚麼是家庭價值。有時我亦會想,他人的個人性別選擇,與我何干?你大可以搬出「信仰原則」,但同樣地,基於信仰原則,香港眾多議題不是更加需要發聲嗎? 不知道「教會成為教會」這句神學口號,我們是否已經背到滾瓜爛熟,甚至連反思能力也失去。既然我們以為教會是社會一分子,乃是社會的良心,只要做好教會自己,就是回應及抗衡主流的邪惡價值。但小弟想指出,問題是社會根本不當你教會是一回事,更甚的是,一味只強調要做好自己教會事務,「教會成為教會」只會成為藉口,結果教會與社會漸行漸遠,不知民間疾苦,不敢指摘邪惡,教會的結局便是固步自封,掩耳盜鈴。最後教會的任務就只有傳福音與尋找方舟。 言論與新聞自由,可以與教會何干;同性跨性別,亦可以與教會何干,那麼一切是與非也可以與教會何干呢!那麼教會幾時發聲不發聲呢?最簡單不過就是回到基督的一生。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他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差遣我報告被的得釋放、瞎眼的得看見、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 在路加福音這段經文中,作者沒有談及基督道成肉身的任務是要觸及甚麼言論自由與性別議題,但作為一個正常人,甚麼議題需要發聲與關注,難道你不知道嗎?需要聖靈提醒你嗎?撫摸一下你自己的良心吧! 在網上讀到一段對話,有人不明白教徒何解六四不上街,反而一切觸動同性婚姻神經的議題卻搶著上街。有位虔誠基督徒竟回答說,因為中共屠城只是一次,但同性婚姻卻是影響歷世歷代的事情。當下我也好想說:同性婚姻,與教會何干呢?為了保持頭腦清醒,還是遠離教會群體,退黨保平安,在俗世做一位單純的基督跟隨者好了! (編按:作者原題為「一切與教會何干」,現題為編輯所擬。)

音樂與空間(1):背景音樂

文章轉載自小弟的工作網站藝頻 【文:文化九公 / 圖片來源:互聯網音樂確有一種魔力,令筆者相信人類除了基本的衣食住行外,它絕對是人類生活中其中一種必須品。試想像沒有音樂的世界,不只是納悶無聊,更是人類一大損失。其實音樂已經像上帝一樣無處不在,只是我們習慣了音樂隨意播放,不在意音樂的存在。其實音樂已不知不覺成為了空間的載體。究竟浮動的音樂如何與實在的空間結合呢? 音樂的空間性 音樂不同於影像。影像最少在視覺上可以憑肉眼見到,音樂卻可以是一種單純的官能感受。也許我們很多時將音樂看為「音樂」,即純粹追求聲音達到最原始的極致效果,但能夠成為經典的音樂,大多都是與人類的精神文明有關。這可以說經典音樂含有一種特定的文化建構,如反戰歌曲、民謠與突破性的音樂類型。然而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音樂與空間已經不可分割,如宗教式葬禮奏上安息禮拜歌曲安慰家屬、籃球比賽半場休息時以節拍音樂振奮士氣、或在酒吧及Live House聽各種各樣的音樂、甚至在你的臥室自我陶醉地打造一個小型studio,音樂遂成空間的一部分,而不只是簡單填補空間的需要。^ 
誠然,音樂在某些特別的情況下,成了空間與空間之間的界定,更挑戰各種社會身份及顛覆固有的慣性的空間使用權,一言以敝之,音樂是一種可以挑戰城市空間使用的藝術。如較早前觀塘天橋底的游擊音樂會、現時在大街小巷演奏音樂的街頭賣藝者,或在火車上不時遇見的音樂舞台快閃演出。凡此種種,都是將平日對空間的單一想像,嘗試透過音樂介入而作的藝術性嘗試。簡言之,音樂改變了空間的用途。當然有一些特定的建築物空間,可能較適合某種特定音樂與聲音,比如一些帶哥德式建築風格的教堂,可能只適合於合唱團或宗教音樂。雖然音樂有機會改變空間的慣性用途,但空間亦會對音樂產生某種限制,總括而言,音樂與空間可說是彼此的催化劑,帶有唇齒相依、相輔相成的關係。
背景音樂的生活空間原來由1960年代前後開始,音樂漸漸被消費市場作背景聲音,大至大型購物中心與主題公園,小至橫街窄巷的特色小舖,背景音樂成為一種提醒,原來你已經在某一個特定的空間徘徊。# 背景音樂成為一個獨特的標記,就是要刺激消費者停留更久,不斷提醒消費者唯有消費才能換來滿足。*音樂在消費空間成為了消費扶助品。 當然,音樂的價值絕對不止於此。音樂能自行創造一個可供幻想的空間,更會豐富人類的想像力。因為當我們只是簡單地聆聽一首音樂後,便可以發一個白日夢—…

有人寫字:性在坦白

圖片來自互聯網 轉載自小弟專欄有人寫字

坦白而言,我與信仰群體是刻意保持距離的。不是因為所有教會全部都是「邪惡軸心」,而是我認為在基督身體中,真心與坦白是重要的關鍵。其實這不需要引用甚麼團契生活理論及神學思想,人與人相處溝通合則得來,不合則去,從來不需要扮friend。倘若要團契,交心尤其重要。 事緣有一次朋友邀請我出席他的異象分享會,會中大家都是飲飲食食,不會有甚麼高談闊論的神學討論,只是簡單不過的朋友聚會。席間有人提出普遍教會有甚麼令人費解的怪現象後,提到情侶單獨去旅行,教會的做法就是反對,甚至阻止,更有可能停止他/她在教會內的服侍。可能這題目刺激到某幾對基督徒情侶的神經,所以開始恥笑教會的做法,何其的荒謬及保守,諸如此類。不用我引述對話細節,你也估到大概內容。後來朋友問到我如何理解基督徒情侶去旅行,我毫不考慮就說一個字,「正!」頓時完結了相關討論。 其實我想指出,人有自己的選擇自由,教會要是封建保守,也不是甚麼大殺傷力武器,最多都是不入流,做一隻老套怪而已。只是為何教會大刀闊斧反對情侶去旅行,大概是怕你有婚前性行為。對於「家長心態」的香港教會,情侶發生婚前性行為如同死罪,罪惡比起中共六四屠城更大,皆因屠城只有一次,性行為卻是操控你一生的罪魁禍首。 其實大家都是成年人,婚前性行為的利與弊,不用教會教你凡事都可行,你也知道吧!食得鹹魚就要抵得渴,滿足了情慾性愛就要背上責任,道理就是如此簡單。情到濃時不能自控,難道要對方耐心等待,縮陽入腹嗎?老實說,情侶要發生婚前性行為,不用旅行也可以發生呢。所以問題的核心,不是教會老套守舊,而是我們如何以信仰的角度理解婚前性行為。 至於,那幾對基督徒情侶去旅行有沒有婚前性行為,這是情侶之間的事,我根本不想知道。但要談論任何教會老套的處理方式,首要的是明白教會的立場,才有可以聚焦討論的可能。如果信徒們之間要談論性事,既然是基督身體的肢體,不妨坦白說真話。假若有口難言,似乎這不是華人教會老套或觸礁到甚麼信條禁忌,可能是性在不坦白而已。 說實在,當我們指摘教會在性議題上偽善時,不如先反思作為信徒的我們,我們是否同樣不坦白呢?你真的百無禁忌,有口直說嗎?其實這些爭論犯不著以經文及神學自我辯護,問心無愧就成了!